快捷搜索:

而曹子桓并不是孙仲谋的挑衅者,局面是吴国实

日期:2019-10-07编辑作者:国资动态

成功者有一个特点,当断必断。而失败者也有一个特点,婆婆妈妈,,见利忘义。可以说,在“关键时刻”看一个人处理问题的态度,几乎就可以看出 一个人是不是具备成功的素质。具备成功潜质的人既不会婆婆妈妈,也不会感情用事,他能够透过现象看到事物的内核,即使是在势不如人的情况下,他也能看到变 的成分,并且努力让它往有利于自己的方向发展。 文帝即位后,有一天问贾诩:“我想征伐不听从我的人,以统一天下。你说是先伐吴国,还是先讨蜀国?” 贾诩回答:“要攻占城池就要先用兵,要建立帝王的基业就要用德行来感化。陛下您顺天时而登皇位,君临天下,若用德行来感化他们,静候其变,那么平定吴、 蜀二国就不难了。吴、蜀二国虽然很小,但有高山大水阻隔,蜀国的有雄才,善治国;吴国的识虚实,陆逊有军事才能。一个是据险地守要塞,一个 是泛舟江湖,都难以用武力将他们很快平定。用兵之道,先礼后战,根据敌人的情况来考虑我们自己的实力,这才是周全之策。我认为朝中群臣,没有能和刘备、孙 权相匹敌的人。您尽管以天威临之,我看不出有必胜的把握。我建议您先文而后武。” 曹丕不听,江陵之战中死伤了很多人。 曹丕善于文治。武功却差父亲很多。在刘备兴兵犯吴的时候,没有做出“黄雀在后”的决策,而采取了坐山观虎斗的中立决策。 吕蒙袭了荆州之后,孙权知道刘备对荆州被袭、被杀决不会罢休,一场恶战即将开始。为了应付这一严峻的局势,他从军事、外交上采取了种种措施。 曹魏是当时中的最强大的一方,吴国如能促使魏国出兵攻蜀,蜀国则无力攻吴;如能争取魏国的支持,吴国则不惧蜀国。为此,孙权忍辱负重向魏国称臣,使最强者与自己站在一起以反击较强者。 在军事未发动前,他上表向称臣说:“臣孙权久知天命已归主上,伏望早正大位,遣将剿灭刘备,扫平两川,臣即率群下纳土归降了。” 孙权的意图很明白:他称臣劝曹操“正大位”使曹操愤怒不肯臣服的刘备,东吴之危可解。但曹操不会上孙权的当,他看书后大笑,出示群臣说:“是儿欲使我居炉火上耶!” 意思是说如他当皇帝,而当时拥汉派尚多,必然遭到他们的反对;对孙权的用心曹操是了解的,因此说,要他称帝无异将自己置在炉火上“烧烤”。 劝曹操伐蜀之计不得逞,孙权又派诸葛瑾往成都向刘备求和,又遭到拒绝。这时,曹操已死,曹丕即位,并受禅于汉,孙权又派使向曹丕称臣。曹丕于是封孙权为吴王,加九锡。 大夫刘晔谏说:“现今孙权惧蜀兵之势,因此来请降。以臣愚见:蜀、吴交兵,这是天要灭亡他们;今假若遣上将带兵数万,渡江袭之,蜀攻其外,魏攻其内,吴 国灭亡,不出旬日,吴亡则蜀孤了。陛下何不行动?”曹丕说:“孙权既以礼服,我假若攻击他,是阻挡天下想归降的人心,不若接受他的好意为上策。”又说: “我不助吴,亦不助蜀。待看吴、蜀交兵,若灭一国,止存一国,那时除之,有何难呢?”曹丕于是采取了坐山观虎斗,从中取利的策略。 从曹操、曹丕对待孙权上表称臣采取不同的态度,可以看出其父子在处理这一问题上的优劣,曹操和孙权是不相上下,而曹丕却非孙权的对手。曹操对孙权称臣置之不理,而曹丕却封侯加九锡,以壮其声威。 刘晔的蜀魏内外夹攻吴的计策,无论如何都优于曹丕“不助吴,亦不助蜀”的中立之策。 当时蜀、吴矛盾已不可调和,蜀、吴之战已不可避免,如果曹丕能陈兵吴境以壮蜀国声势,吴国则形势孤单,必难于相敌,趁吴国败退之时,率兵攻吴,在蜀、魏夹攻之下,吴国之亡指日可待。 吴国如亡,剩下蜀国自然不是曹魏对手。而曹丕不纳刘晔之计,只是坐观蜀、吴之胜负,无所作为,失去了良机。 可见,这关键的一拍是多么重要。 曹操率领大军南下,袭击荆州。曹操轻易取得荆州,得降军八万余人,兵力增至二十多万,产生了骄傲轻敌思想,没有采纳贾诩的休整建议。曹决定乘胜进兵江东,送檄文给孙权说:“今统雄兵百万,上将千员,与将军会猎于江夏。”进行恐吓,以迫使孙权不战而降。 在敌人的强大声势下,东吴内部是战是和意见不一,有的主战,有的主降。主张投降的是因只从表面上看见曹军的势力,却从本质上看到曹军外强中干的弱 点。他向孙权指出曹操:“北土未平,马腾、韩遂为其后患,此一忌;北军不熟水战,曹操舍鞍马仗舟楫,与东吴争衡,此二忌;时值隆冬盛寒,马无藁草,此三 忌;驱中国士卒,远涉江湖,不服水土,多生疾病,此四忌。”周瑜在诸葛亮的游说下,还针对孙权因曹操军号称百万而心疑惊吓,指出:“曹操所带的所谓中国之 兵,不过十五六万,且已久疲;所得袁氏之众,亦七八万耳,尚怀疑未服。夫以久病之卒,狐疑之众,其数虽多,不足畏。瑜得五万兵,自足破之。”周瑜正确的敌 情分析和战略决策,终于唤起了孙权抗击曹操的决心。 于是孙权挥剑砍几,与刘备合力,终于火烧赤壁,打败曹操。 因此对于孙权来说,他最大的成功在于敢在关键的时刻拍板,敢于在最关键的时候放手让人去做事而自己宁肯当配角。无论在赤壁还是彝陵之战中,孙权都是靠一锤定音而取得胜利的。 当然,敢于拍板不是凭一夫之勇,像刘备彝陵之败那样感情用事的拍板是不可取的。敢于拍板的精髓在于拍板之前必须要做到心中有数,即使是冒险,也要有胜算。晋主在灭蜀之后对伐吴就有一个犹豫、反复的过程。 最初,羊祜受命伐吴,军中连三个月的粮食都没有,而且他的对手是名将陆逊之子,于是下令军队垦荒种田,以等机会。性急的部下多次提议乘对手不备,发动突 然袭击,一定可以大获全胜。羊祜说:“陆抗为将,我们只能等待,只有等他国内有变才能图取,若不审时度势,取败之道。” 以晋国之强盛国力,又兵强马壮,尚不敢轻敌,可小小的吴国却按捺不住了。吴主孙皓传谕陆抗:“急速进军。不要让晋人抢了先机。”陆抗回答说:“晋不可伐。”劝孙皓要先内修德政,以内先安,不应当穷兵黩武。孙皓大怒,认为陆抗在边境与敌人私通,于是削了陆抗的兵权。 羊祜知道陆抗被罢免的消息,见有机可乘,上表司马炎要求伐吴。司马炎大喜便想兴兵。贾充、荀勖等认为时机未到,不可轻易发兵。羊祜却叹息道:“天下事不 如意十之八九,今天不取,等孙皓一死,立下一个贤君,到时,吴国政修好,想取也来不及了。”于是要求告老还乡。司马炎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要求羊祜按他的想 法行事。但羊祜的确老了,因此另荐杜预。 到年底,羊祜病死,司马炎大哭。这时,晋州刺史上表,请求伐吴,理由与羊祜不谋而合,在与群臣商议时,有人又陈述了不可伐吴的理由。司马炎正在犹豫,杜预的表奏又到,与羊祜陈述的理由一样。这才下了决心伐吴。因此杜预能顺水而下,剿灭东吴。 对于这样的大事,当然必须谨慎行事。,时不再来。司马炎的决断与战场上临时的情况变化不同,因此必须慎而行之。但一旦认为机会已经到了,就挥手 拍板。因此,我们认为,敢于拍板必须遵循这几个条件:一要有全局观念;二要有多谋善断的基础;三要有一双知人、识人的慧眼;四要有容人之心。

首先我们从赤壁之战后开始说,赤壁之战后三国鼎立的局面已经不可避免的形成!实力对比是曹魏还是稍强,吴国跟蜀国基本相当,曹操想要一统天下,在他有生之年的有限时间,已经是不可能的了,。若要再攻打蜀国,吴国必定来救,攻打吴国,蜀国也会来救,孙刘联盟在短时间内还是很牢固的。假如吴蜀一方被魏国歼灭,唇亡齿寒的道理,他们怎么会不懂,吴蜀联盟短时间内还是牢不可破的。

我们再看看后来局面发生扭转的关键就是关羽被吕蒙偷袭,最后丢失荆州,败走麦城。至此孙刘联盟彻底破裂,而曹操也在那年病逝,曹丕即位。到曹丕时代,局面是魏国实力最为强大,蜀国最弱,吴国第二。吴国得到荆州后也是实力大增,曹丕要伐吴国,就要跨越长江这道防线,赤壁之战就是一个教训,没有强大的水军,依旧难以伐吴成功,纵使能成功也要付很大的代价,况且还有蜀国在后面看着。鹬蚌相争 渔人获利吴魏双方谁都不想做冤大头。况且连年征战,曹魏虽然人口多,经济好,也经不住那么折腾。

三国越往后期,实力差距越大,魏国修生养息几十年后,实力已经甩开蜀国一大截!后面就是我们看到的邓艾偷渡阴平,直取蜀汉,蜀汉灭亡后,三国鼎立局面,蜀国一角已经崩塌。吴国越往后就更加不是曹魏对手,灭亡是迟早的!最终就是吴国被篡夺曹魏江山的司马炎灭掉。三分归一,天下一统!

先来看看曹操、曹丕和司马炎对东吴的历次交锋

曹操时期

公元208年(汉建安十三年)赤壁之战,曹操领兵南下,孙权联合刘备抗击曹操,曹操大败。周瑜分析,曹操挟骄兵,长途跋涉,粮草不济,水土不服,所谓“强弩之末,不能穿鲁缟也”

图片 1

公元213年(汉建安十八年)曹操平定关中后,解除了后顾之忧,便决定对孙权用兵。号称四十万大军在曹操率领下,从合肥直抵居巢,到达濡须水口。孙权与曹操于濡须口对峙。“生子当如孙仲谋,刘景升儿子若豚犬耳!”

公元215年(汉建安二十年)逍遥津之战,孙权趁曹操用兵汉中之际,亲率十万兵马攻向合肥孙权亲自率领的十万大军围攻合肥,魏将张辽等大破孙权。经此一役,张辽威震江东。“张辽止啼”也广为民间流传。

延康元年(220年)正月,曹操逝世于洛阳。

曹丕时期

曹丕称帝,孙权曾向魏称臣,接受吴王封号。经过多次斡旋,魏吴最终走向敌对,曹丕三次亲征东吴,均没有取得太大的效果。

图片 2

公元224年(黄武三年),曹丕以孙权不纳质子为由,三路伐吴.

黄初五年、六年(224年、225年),曹丕两次亲自督师伐吴,均止步于广陵,未与吴军交锋,却平息了利城兵变,彻底解决了青、徐的隐患。因此后世推测,曹丕亲征的真实目的不是伐吴,而是以此为幌子不声不响地平定青、徐割据势力.

黄初七年(226年)正月,曹丕回到洛阳的宫殿。曹丕去世,时年四十岁。

景元四年263年魏朝司马氏展开攻灭蜀汉计划,派遣钟会、邓艾、诸葛绪等攻伐蜀汉,结果蜀后主刘禅出降,蜀汉亡国。

司马炎时期

司马炎于咸熙二年(266年)逼曹奂禅让,改国号为晋。

图片 3

建国后的西晋并没有因为此前的篡位而内部动荡,晋武帝司马炎更是励精图治。相继征服南匈奴、乌桓、鲜卑、羌、氐、高句丽,北方基本平定。他一面以怀柔的策略安抚蜀国遗老遗少,减少征服带来的矛盾。

一面安排能臣强将羊祜、卫瓘、司马伷、王睿厉兵秣马。

图片 4

公元279年,经过羊祜等人的反复上书,确认战前准备充分后,晋武帝下令发20万水陆大军,分6路伐吴。

困守南京的孙皓,知道自己大势已去。王濬率军攻入南京,孙皓反绑着手把棺材装在车上向王濬投降,东吴宣告灭亡,西晋尽收其四州四十三郡。

对比曹操、曹丕父子和司马炎的形势,究其原因,主要是一个“变”字,哪个国出现变故就会被趁虚吞并。

曹魏时期,三国君主都比较英明,不犯原则性错误就不会轻易灭亡。这个原则就是“孙刘联盟抗魏”。所以三方攻战互有胜负。

刘备为了替关羽报仇犯了原则性错误,所以最早被灭。

诸葛亮在《隆中对》说过“待中原有变,命一上将以出宛洛,将军自领军出汉中,如此汉室可兴也!”

诸葛亮没等到曹魏的“变”,司马炎等到了东吴的“变”。

公元252年东吴自孙权死后,政治动荡不安。年仅9岁的孙亮继位,宗亲孙峻废黜孙亮。孙权的第6个儿子孙休登上了吴国大位,公元264年,在位不到10年的孙休病死,暴君孙皓继位,孙皓贪恋酒色且残暴无比,任用奸佞迫害良臣。

蜀汉灭亡后 ,唇亡齿寒,吴国在实际上已经处于独木难支的状态。

所以除去经济、政治等基本面的因素,“变”就是一个技术面的因素,就看谁耐得住,能瞅准时机,一击即中。

首先,曹操、曹丕打不下东吴,而司马炎能一统天下并不是说司马炎厉害,这里面谋略最强的还是曹操,至于为什么司马炎能一击制胜,我想有一个道理,就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

图片 5

先看曹操攻打东吴的赤壁之战

曹操兵力、粮草数倍于东吴,可惜遇到了周瑜,陈寿评价周瑜说出众人之表,实奇才也。曹操本有机会直取东吴,可东吴众志成城、又善水战,又遇到像周瑜这样的奇才,一个偶然的机会让曹操没能攻下东吴。经过此役曹魏元气大伤,加之北方乌桓公孙度和西凉马腾、韩遂叛乱,曹操没有能力再进攻东吴,只能先处理、稳固北方大本营。

图片 6

曹丕征吴

曹丕登基后,孙权称臣。曹丕想打东吴,又碍与世人和自己的面子放弃了平吴的最好时机,等到曹丕调集大军准备攻吴时,孙权已经做好准备,此时虽东吴没有了周瑜,但依然信心满满。没想到的是曹魏军队连战连捷曹丕也认为此次能大获全胜,途中曹丕突然生病,孙权又求和称臣,爱面子的曹丕既又退兵错过了机会。而后数年诸葛亮不断北伐,曹魏就把精力放在对付诸葛亮上了。

图片 7

司马炎灭吴

经过了数十年的运营,司马家篡了曹家的天下。西晋独强,在不久前已经灭掉了蜀汉,刘禅乐不思蜀,至此三国鼎立的局面不复存在,西晋吞掉东吴是迟早的事,最能守成的君主孙权已经离世,东吴的那些璀璨将星老的老、死的死,东吴后人们又资质平平再加之西晋的强大,公元280年司马炎成功灭吴。

图片 8

东吴后期混乱不堪

孙权去世后,东吴内部混乱不堪。发生了严重的内斗,曹操、曹丕时尚有孙权能勉强防御,而之后将星陨落,王室内斗不断。274年,陆抗病死。失去了能够统筹的君主和同仇敌忾的将军、士卒,东吴变得不堪一击,所以这时候司马炎可以轻松击败东吴。三家归晋!

首先从政治环境上讲,曹操曹丕面对的对手是孙权。东吴政权在当时正处于上升期,在孙权的带领下基本完成了从外来政权向本土化的转变,得到以顾、陆、朱、张四大家族为代表的江东士族的支持,内部矛盾比较少,能够在面对北方进攻时团结一致。而司马炎的对手孙皓比较残暴嗜杀,造成内部离心离德,军队士气低落,甚至在最后关头出现了数万士兵一夜逃光的现象。

在经济上讲,曹操曹丕时期北方虽然占有优势,但处于刚脱离军阀混战后的恢复期,还不具备对南方的压倒性优势。而司马炎时期,北方经过数十年的社会稳定,经济能力显著提高,与东吴的经济差距拉大。特别是羊祜在淮南地区屯田十年,积累了大量军粮,使战争时期补给线大为缩短。

从军事上讲,曹操曹丕采取了由北向南的进攻路线,就必须在淮河长江流域与东吴进行战斗。此时北方的骑兵无法在丘陵水网地带发挥优势,水军又不受两曹重视,故尔难以取得决定性胜利。而司马炎取得政权时蜀汉已灭,西晋取得了自西向东顺流而下的战略优势。同时西晋初期名将羊祜吸取了两曹的教训,花了十年时间打造了一支强大的水军,使东吴优势不再,故尔后世唐诗云"王濬楼船下益州,金陵王气黯然收。千浔铁锁沉江底,一片降幡出石头。"

最后是孙权时期江东名将迭出,能采取正确的战略战术对抗两曹进攻。到孙皓时,东吴也出现了人才断档,再难以对抗新兴的西晋。

东吴在赤壁之战以后,就是曹操的眼中钉,肉中刺。曹操的的的攻势,总是被孙权击退。孙权就是这么强大,曹操就是没有办法。而他的儿子曹丕也曾几次讨伐东吴,结局跟老子一样。千古难题来了,等到司马炎大军南下时,东吴跟鸡蛋一样一碰碎。难道司马炎的军事就曹氏父子要强吗?

事实上司马炎伐东吴,主要有几个原因。

首当其冲的就是西蜀的归降。而之前曹操攻吴,一直没有拥有过巴蜀。而曹丕更是被长江所阻隔,只能望江兴叹。而司马炎的父亲司马昭则打下了西蜀,这是灭吴最有利的条件。

其次人才空虚。东吴前期,人才济济,有徐盛、陆逊、朱然……他们完全可以抵御曹魏。而东吴后期,就只有一个人——陆抗。后来陆杭去世了。陆抗在则吴在,陆抗逝而吴没。

最后是吴国君主孙皓。孙皓是前废太子孙和的儿子,按理说无论如何也轮不到他当皇帝,但是,历史偏偏那么讽刺,他就成为了皇帝。这皇帝昏庸无道,惨绝人寰,不会察纳雅言。谁提意见,就杀谁。一个无能之人,他不被灭,谁被灭?

因为,吴国的灭亡,中国终于再一次出现暂时统一的局面。

图片 9
图片 10
图片 11,

民心所向,其实也就是所谓的“士子之心”,说白了就是所谓的“世族门阀”的心思所导向的。

看汉朝历史,世族门阀是不可忽视的一股巨大力量。王莽篡汉很快被平定,就是因为王莽的政略与世族门阀是相悖的,所以起兵对抗王莽的刘秀得到了世族门阀的大力支持。所谓“云台二十八将”背后就是二十八家世族门阀。东汉政权里很多奇怪诡异的事件背后,根源都是世族和皇权在斗法。这种混乱的情况到了东汉末年黄巾起义,彻底被打破了平衡。皇家无力平叛,只能允许地方募兵。由此开始,地方豪强,乱世枭雄,世族门阀们开始扩充武力,招募兵将,逐鹿中原,正式拉开了群雄争霸的序幕。在争霸过程中,世族门阀大致有三种做法,一种是自己亲自动手,招募兵马参与战争。袁绍一族是其中的代表。还有的自己暗中操纵的,还有就是选择君主投效的,比如诸葛家,荀家。后来经过争霸战争,世族自己的势力都失败了,袁绍虽然有世族门阀的鼎力支持,但是依旧被不是世族门阀的曹操击败。三位不是世族门阀的军阀掌握了天下间的地盘,也就是曹操,孙权,刘备。这三人掌权,世族被压制的毫无还手之力,只能附庸在他们身上,为军阀效力。这三人每人身后都有一波世族门阀效力,所以一时间谁也奈何不了谁。但是他们三人死去之后,继任者们就压制不住世族力量的侵蚀了。蜀国诸葛亮只能通过源源不断的战争去转移国内世族和皇权的矛盾,吴国孙权选择大杀四方,屠杀不顺从,有影响力的世族,陆逊就是因此而死。而曹魏。曹丕为了称帝,向世族门阀妥协,重用以司马氏为首的世族。并且才用了有利于世族的选官政策九品中正制,世族完全掌控了政权。他们一边靠着选官权利发展自己的势力,一方面逐渐驱赶,谋害死忠于曹家的勋贵和曹氏宗亲。到最后彻底改朝换代,创立了由世族门阀来当家做主的国度。这个国度就是西晋,他是世族门阀利益都代表,所以天下间原本依附军阀争夺权利的世族门阀们,开始全力帮助西晋。因此,邓艾偷渡阴平,偷蜀国老家成都的时候,明明成都可以坚守到姜维回援,但是城内的世族门阀出身的官员一致选择投降,蜀国因此而灭。到了伐吴国的时候,吴国军兵不战而降。世族门阀们终于完成了家族对抗皇权的胜利。但是最终却给中华民族带来了深重的灾难。

曹操、曹丕父子不是打不下东吴,只是他们当时不能改变三国鼎立的局面,因为当时蜀汉、东吴内部相对稳定,三国之间的实力基本相当不会相差太远。因此,不能一举歼灭。

其次,曹魏政权面对的不只有蜀汉、东吴政权,而他同时还要防范北方少数民族入侵,曹操时期和曹丕时期在军事上实行的都是战略防御规划。

司马炎在位时期蜀汉已灭亡了,三国对峙的局面变成了晋吴对峙,而晋的国力远胜于吴。

其次,东吴暴君孙皓把东吴带进了坟墓。据史书记载孙皓杀人成瘾、人格分裂、心理变态,搞得君臣上下不能同心同力,为躲避迫害,皇族就出现过主动逃到晋朝投降的事件。

司马炎灭吴是在蜀汉灭亡后的第十四年实现的。前提是晋朝进行了大量的准备以绝对的实力干掉了东吴政权。

自从赤壁之战之后,东吴就成为曹操的眼中钉,但是当时有诸葛亮,鲁肃等西蜀和东吴主张联盟抗曹,尽管曹操多次攻打被孙权抵挡住。曹操不得不发出“生子当如孙仲谋”的长叹,而他的儿子曹丕也曾经两次伐吴,但是都被孙权給防住。然而,等到司马炎大军南下时,东吴却像豆腐一样一捏就碎。难道司马炎的军事才能比曹氏父子高明吗?

历史是这样的。当时的“天时地利人和”方面蜀国已被魏国邓艾攻破击败,西蜀归魏国。“三足鼎立”的天下局势改为“二分天下”,西晋灭蜀后战略形势是:要想打下东南,必先征服荆楚;想打下荆楚,必先拥有巴蜀。西晋占据长江上游,顺江而下,则可以意雷霆万钧之势横扫下游。而之前曹操攻吴一直没有拥有过巴蜀。而曹丕更是被长江所隔,只能望江兴叹。这时拥有上游的的西晋开始建造战船,训练水军。而东吴在下游修建铁索,则在最后发现全无用。人事方面东吴不多堪用之才,而到了东吴君主孙皓这个败家子,他刚愎自用根本不听别人的意见。陆抗提议广修工事,防止上游的敌军,他整天泡在后宫,也不听政,而且谁劝他好好理政,他就杀谁。有这样一个昏君,吴国焉能不亡!

就这样,在晋国秣兵历马,大军压境的时候,孙皓仍然是醉生梦死。他在后宫里等来了最终的结局,就是吴国的灭亡,晋国司马炎率军统一中国。

因为司马炎执政前期励精图治,会用人,算得上一个心胸开阔的明君(至于司马炎腐化是统一三国之后的事情),反观东吴孙皓是一个残暴不仁的昏君,二者相比高下立判。

所谓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曹丕的年代,诸葛亮不是还活着呢嘛,东吴治理的井井有条。司马昭的时候,刘禅弱了很多,蜀汉本来经济就不景气,军师早年以攻为守的无奈,到了司马炎的年代东吴方面,孙权晚年其实很糟的,到了孙皓都没啥明白人了。还有司马炎在天下世族面前需要点功绩啊,司马家本来就得国不正啊,天下那么多世族看着呢!势吧,我感觉。

本文由十博官网发布于国资动态,转载请注明出处:而曹子桓并不是孙仲谋的挑衅者,局面是吴国实

关键词:

毛玠对曹操说,黥面奴婢

毛,字孝先,东汉末陈留平丘人。早年为县吏。取兖州,辟为治中从事,因与曹操论天下形势,颇有见地,转为幕府...

详细>>

在9月23日《潘向黎和她的梅边消息》思南读书会

由羊城日报报纸出版业公司、西安青龙山国家森林公园联合主持的雪宝顶杯·2019花地工学榜年度散文家范专校业通知...

详细>>

与后唐的建立者李存勗、后晋的建立者石敬瑭同

刘知远在后唐、后晋两朝待机而发,最终趁契丹灭后晋之便,称皇帝、建后汉,终成大事。但此人亦是十足军阀,暴...

详细>>

这首诗的题目是《野望》,杨广本来也是一位才

野望 隋朝末年,天下群雄并起,在各路义军声势浩大的声讨中,大隋帝国摇摇欲坠,行将末路。 隋杨广 隋炀帝杨广...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