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柔身菩金色相身菩,想於西方

日期:2019-10-19编辑作者:新闻中心

佛告提希。汝及生。心系念一。想於西方。何作想。凡作想者。一切生。自非生盲。有目之徒。皆日。起想念。正坐西向。谛於日欲之。令心住。想不移。日欲。如鼓。既日已。目目。皆令明了。是日想。名曰初。

[第160部第35二卷] 第0160部~法行二卷

姚秦三藏法鸠摩什

法行卷上 如是我。一佛在王城耆崛山中。共大比丘僧五百人俱。菩九二千人。其名曰德菩摩诃。子游步菩。光障王菩。高山自在王菩。喜光菩。光蔽日月菩。妙菩。身出光菩。梵自在王音菩。游世子王音菩。金色光威德菩。柔身菩金色相身菩。十光破魔力菩。根威善寂菩。德如高山菩。天音菩。法力自在游行菩。山德身菩。妙德菩摩诃。如是等九二千人。子游步菩。是大即座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向佛。以偈曰。

世尊大 名德量

今此大集 寂法

邪慢 嫉妒嗔恚性

何即是道 大音方便

何涅相 世法

法有二 大悲演

何法性 竟有

其性如涅 亦同於解

亦解 亦如空

迦伽音 大梵清

身色喻天金 命量德

演相法 竟解

何此五 而等於菩提

何是菩提 即同性

是法是非法 何同一相

如是竟 唯演

非 法竟

一切智相 及以菩提道

二法何 惟演

作非作 著非著

竟生 法中

戒忍辱 亦有戒

智亦慧 亦非智慧

是法常清 惟演

何一切法 寂如空

心心法 修

一切生 同如空相

一相法亦 心行亦叵得

法生

亦辟支佛 亦求菩

住休止 亦去

法相 常住如

相亦色 色性即是道

色性佛道一 如是法

何佛法 亦有僧

是三一相 惟演

空相 亦有作

不合亦不散 名相法亦

法竟空 如作者

生生 往

天神 夜叉那等

人地 鬼畜生

生五道 如是法

如世人 外道非者

其有所演 何等二

文字言 是法皆一相

世尊大慈愍 是法

世尊子游步菩摩诃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所者甚希有。一切世之所信。善男子。止止勿。所以者何。新意菩。於此空相作生所有取相佛菩提。所不能及。善男子。如此法者不在新菩前。何以故。若是法或善。於佛道中行邪道。若。若常。不知如以何方便宜所。子游步菩摩诃白佛言。世尊。哀愍世必。世中有菩空相作生所有取相佛菩提者。分是空是相作。好常勤於事著文以妙於名利。如是之人如是文字法竟清。是。是菩生所能信解。以方便力而法。少欲知足而不以最戒亦不以最。在亦知一切法相。常不在愦而不以最。菩提心而知心性即是菩提。大乘而知一切法皆是大相。菩道而不分阿辟支佛佛。布施而通布施平等相。持戒而了知法同是戒性。忍辱而知法生相。精而知法不不行相。禅定而知一切法常定相。於智慧而了智慧之性。欲之而不法有可者。嗔恚之而不法有可嗔者。愚之而知法。示生三道怖畏之苦而不得地鬼畜生之相。如是菩。生所能信解。以方便力而法。而自信解一相之法。所空相作生所有取相。世尊。惟是不可思方便之法。一切辟支佛新意菩所不能及。但信解甚深一相法者之。佛告子游步菩摩诃言。善男子。汝今谛善思念之。吾汝解此。唯然世尊。我受之。世尊以偈答曰。

若人欲成佛 勿於欲

法即欲 知是成佛

欲及恚 有能得者

是法皆如空 知是成佛

非一相 著不著亦然

此佛法 知是名大智

如人於中 得道度生

道生 佛法性亦然

道所得 若得不有

明明一相 知是世尊

生即菩提 菩提即生

菩提生一 知是世尊

譬如巧幻 幻作事

所有 智若干

嗔如幻 幻不三毒

凡夫自分 我我嗔恚

如是愚人 三道

相恚 亦不可得

分如幻法 自性

相 生佛

分生法 凡夫作佛

不佛法 亦不生

知是法相者 疾成生尊

若人求菩提 有菩提

是人菩提 譬如天地

知法如幻 速成人中上

若人分戒 是有戒

若有戒者 是失戒

戒非戒一相 知是

如受五欲 自快

分女色 此中女

戒戒如 凡夫分二

戒戒 知是

凡夫著名字 不知言性

名字非名字 知是得生

自是菩 人

己身所行 但依恃性

但求道 常他人

著威文 人敬自

恃性文 不知法相

如是之人等 不能得佛

法空 心好诤

是人佛法 亦有菩提

知嗔忍同相 是不嗔

不了生性 是生嗔恚

自言菩者 作如是

我慈悲一切 成佛度生

他生嗔恚 忿不

常求他人 於斗诤

亦忍辱 及法空

我心多慢 常他人

著於美味 夜念五欲

是人入城邑 自度人者

悲念於生 常求益

口如是 而心好他

我未曾 慈悲而行

互共相嗔 生阿陀

若人如沙 口加刀杖

如是皆能忍 生清土

佛土非佛土 知如空相

不分土 及土功德

如是之人等 能生佛

自言忍 菩如佛

我未曾 佛相而嗔者

各自美他 檀越知

言我所教化 使令如法

汝我所度 莫近余人

彼人行不 常於愦

是人於佛道 不能勤修行

真求佛道者 夜各三

菩 生恭敬心

其所行道 不其失

若著五欲 不其

念彼人 久後亦得道

次第行道 不可成佛

或非久心 是以行此事

勿分欲 欲性是道

先自 未亦有

能如是信解 便得生忍

好音 知非音性

入文字 相之法

若能信是法 淫怒

欲愚 即是量相

是二文字 以文字故

有文字 是皆有

一切音 是一音性

佛及邪 是皆分

法以言 法

能入一相 得上忍

是忍是非忍 勿作是分

於欲嗔恚心 勿其中利

知是二生 世中尊

西南北方 如河沙土

皆碎微 一一

中珍 於央劫

供如 其所得功德

若人是 彼百千倍

若有出家人 一心求佛道

我累是人 此秘密要法

若有是 及以解其

量持 自然皆得

利根慧 之才

量佛 皆亦是人

妙法 自然皆能

子游步菩白佛言。世尊。今是偈有所人得自利益。佛言。善男子。汝是大不。唯然已。佛言。今此法。中有量生共集。天夜叉乾闼婆阿修那迦摩伽等在空。以法之明乃至他方世界多所益。九二千夜叉神皆阿耨多三藐三菩提心。增上慢比丘有五百人未得得。是法增上慢。得真法信解一切法皆是一相。不受法故漏得解。於是菩中六二千人。信解法障相得生法忍。何以故。如是法於法中最第一。善男子。如我於燃佛所。信解法一相。然後乃得生法忍具足六波蜜。所以者何。若菩於河沙劫。布施持戒忍辱精禅定智慧。若不知如是法相。是人或能一切善根。善男子。汝提婆多有大功德善根成就三十二大人相。有如是功德。不知如是法相故。善根大地。

善男子。知久心有大功德。不入是法皆能善根功德。善男子。如去量不可思阿僧劫。有佛名高山王如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解上士道法御天人佛世尊。命九千九百千那由他。土名金焰明。其皆以金地。其所法亦以三乘度生。其佛初有八十百千那由他弟子。次第二。七十百千那由他弟子。第三六十百千那由他弟子。第四五十百千那由他。弟子。皆得阿。重逮得己利。有正智得解。比丘尼倍於上。婆塞亦倍上。婆夷亦倍上。菩亦倍上。皆得阿惟越致生法忍。皆得量陀尼三昧。能不退法。何新菩意者。又辟支佛道心者亦量。善男子。彼佛中弟子量。彼金焰中皆以七。於其常出法音。所一切法空音。相音。作音。生音。所有音。取相音。其人民是法音。自然皆得法相心得解。其佛後法住千。音亦不出。善男子。是高山王佛。以法累威菩令守法。累已後便入余涅。有比丘名有威。持戒不得四禅四色定及五神通。善毗尼藏於苦行。不能善知他心。其弟子亦皆苦行陀法。是威法。持戒清於所有法中得巧方便。於一。威法弟子。到有威比丘住共同止。威法愍生故。所住常入聚落食而。教化百千家皆作弟子。令阿耨多三藐三菩提心。其弟子亦善教化。到聚落而法。令若干百千生皆阿耨多三藐三菩提心。有威比丘常住塔寺。其弟子不持戒而行陀。有威比丘勤行精其心定。自以所行化弟子。著善法有所得。所一切有法皆常皆苦一切法我。不能善行禅定法。亦不能善於菩所行之道。本心不故。威法善知生根利。知有威比丘心故。不常入聚落。其弟子如本不。有威比丘威法弟子常入聚落。生不心。即犍椎集立制。汝等自今已去不入於聚落。不能一心徐行默。入聚落得何等利。佛所阿若住。汝等行禅莫好入他家。威法弟子。不受其入聚落。後於一有威比丘。聚落中出。更犍椎集。如是言。若更入聚落者。不得住於此。

威法有威比丘故。告弟子。汝等。今已去勿入聚落。即如教不入聚落。人民不其及弟子故。皆善根退失。威法三月自恣竟。是中出至余僧坊。於其所止徒入城邑聚落人法後有威比丘。威法入他家。其弟子失常生不心作是念。是比丘破戒戒何有菩提。便人。是比丘行去佛道甚。有威比丘起是已。後命。是果故。阿鼻大地。九百千劫受苦。地出六十三世。常被其罪薄。後作比丘三十二世。出家之後是因反道入俗。又余罪因故。於明佛所出家入道殷勤精如救然。千中乃至不得柔法忍。量千世根。子游步。於汝意何。有威比丘人乎。勿造斯我身是。我起是微不心。受此罪於地。子游步。若人不欲起是微罪者。於彼菩不起於心。菩所行道皆信解。不起於嗔恨之心。作是念。我不能善知他人心。生所行是亦知。善男子。如是利故常是法。是故行者不平量於人。唯有如及似如者。乃能知是。是故行者若欲自其身慎莫平量於人而相逆。菩若欲修集佛法。常夜勤心念。深菩心者。不好求人短。菩若能教三千大千世界中生令行十善。不如菩如一食一心念一相法。乃至受解是人福德彼甚多。何以故。菩用是法能一切障罪。亦於一切生之中。憎心便能疾得一切智。文殊利法王子白佛言。世尊。如佛所障罪。何障罪。佛告文殊利。若菩一切法性。能障之罪。又文殊利。若菩欲即是真。嗔恚即是真。愚即是真。能障之罪。又文殊利。若菩能一切生性即是涅性。能障之罪。所以者何。若人自有所即能起知。凡夫愚人不知法竟相。故自其身亦他人。以是故便起身口意。是人妄想分。作是念。我是欲嗔恚愚。如是分故於佛法中出家道。作是念。我是持戒修梵行人。我越度生死。得於涅免苦。是人分法。是善是不善。是知是是是修。所苦集道修。而分。一切行皆悉常。一切行皆悉是苦。一切行皆三毒然。我疾此有法。常作如是思惟。於行中取相而生心。

便作是念。行如是。是名苦行。是名集分行。於谛即作是念。我今是名。我修道便至念如是法。作是念已心定住。是人先得心。今得定心故於行中心便。而自愧不喜不。作是念。我今於一切法中已得解更所作。我身已得阿道。是人命之受生。即菩提中心生疑悔。以此疑故命之後大地。何以故。是人於生法中而分故。

文殊利法王子白佛言。世尊。今何四谛。佛告文殊利。若行者能一切法即是生性。是名苦。若能一切法不集不起。是名集。若能一切法竟相。是名若能一切法所有性。是名修道。文殊利。若行者能如是四谛。是人不作如是分。是法善是法不善。是法是法是法是法修。所苦集道修。所以者何。凡夫所行欲嗔恚愚。行者是法皆空生所有不可分。但集妄。於法所取所。於三界中心所。一切三界竟不生。一切善不善法诳不如幻如如影如如焰。行者欲性即是涅性。嗔恚性即是涅性。愚性即是涅性。若能一切法性如是。便於一切生之中不起憎。所以者何。是行者不得是法。若生若生憎。安住空心中。乃至不佛不法不僧。是不一切法。若不一切法於法中不生疑。不生疑故不受一切法。不受一切法故自寂。文殊利。老菩提。知如是法故不佛足。菩提尚不得自身。何得如身。不得自身而得如身者。有是。

文殊利白佛言。世尊。行者何四念。佛告文殊利。世有比丘如是。身若不是身念。皆苦是受念。心生性是心念。和合相但得法相是法念。文殊利白佛言。世尊。今何真四念。佛言。止止文殊利。不也。如宜法可得解。文殊利言。世尊。愍念生故必。佛告文殊利。若行者身如空是身念。若行者受不得外是受念。若行者知心唯有名字。是心念。若行者不得善法不得不善法。是法念。文殊利。如是四念。文殊利白佛言。世尊。行者何八道分。

佛告文殊利。若行者一切法平等二分。是名正。一切法思惟分。以是故是名正思惟。一切法言相。善修言平等相故。是名正。一切法不作相作者不可得故。是名正。不分正命邪命。善修平等命故。是名正命。不不起一切法。以所行故。是名正精。於一切法所念。念性故。是名正念。一切法性常定以不散不不可得故。是名正定。文殊利。行者如是八道分。文殊利白佛言。世尊。行者何五根。

佛告文殊利。若行者信一切法竟不生。本已常自故。是名信根。於一切法中心所住近相故。是名精根。於一切法所念。性故不系念於。是名念根。於一切法所思惟。二法不可得故。是名定根。一切法常空於生相。是名慧根。文殊利。行者如是五根。文殊利白佛言。世尊。行者何七菩提分。

佛言。文殊利。行者能一切法念。是名念菩提分。若一切法若善若不善若。不可不可得。定故。是名菩提分。若不取一切三界相。善三界故。是名精菩提分。若一切有法中不生喜相。善有喜相故。是名喜菩提分。若一切法中除其心。相不可得故。是名除菩提分。若一切法不可得。善修相故。是名定菩提分。若於一切法所依止不不著。不一切法故得心。是名菩提分。文殊利。行者如是七菩提分。若行者。能如是四谛四念八道分五根七菩提分。我是人名已得度者。到於彼岸。出在地畏之。已重檐除垢。是人名所有者所者所受者。是名阿。是名沙。是名婆。是名比丘。是名澡浴者。是名智者是名解者。是名者。是名佛子。是名子。是名破刺棘者。是名者。是名已度者。是名出欲求者。是名扇者。是名相者。

文殊利。若有比丘成就如是法者。於天人世名福田受供。文殊利。是比丘若欲不食中施者。破魔者。欲度生死海者。欲得涅者。欲一切苦者。欲一切天人世作福田者。勤修如是之法。是法三二千天得法相。各以天曼陀而散佛上。白言。世尊。若人得如是之法。是人名善出家者。何信受如所行。世尊。若有臾是法者。是名增上慢。

文殊利法王子白佛言。惟世尊。陀尼。以是陀尼故。令菩得才。於音所怖畏。能令法皆作佛法。又信解法皆是一相。佛告文殊利。汝今谛。汝不性法。菩得入是法者。能以智慧光明照一切法。疾得生法忍。文殊利白佛言。世尊。何名不性法。佛告文殊利。一切生其心皆一。是名性。世尊。何是事名性。佛告文殊利。一切生皆有心。性不可得故。是名性。文殊利。一切生皆同一量。是名子。世尊。何是事名性。佛言。一切生皆如空量障。是名子。文殊利。一切生皆是一生。是名子。世尊。何是事名性。文殊利。一切生皆是一相。竟不生名字。一不可得故。是名性。文殊利。欲是不相。世尊。何是事名不相。

佛言文殊利。欲是不相。安住法性中以不住故。是欲不可得性常故。是名不相。文殊利。嗔恚是金。世尊。何是事名金。文殊利。嗔恚不可不可。亦如金。不可不可。一切法亦如是不可不可。法本不定故。是名如金。文殊利。愚是智慧性。世尊。何是事名智慧性。文殊利。一切法智慧亦愚。譬如空有智慧亦愚一切法亦如是。有智慧亦愚。智慧愚智可知法。本已俱寂故。是名愚智慧。文殊利。色是不。世尊。何是事名不。文殊利。如天帝之幢深根安固不可。一切法亦如是。以不住法故安住法性中。是法去取。安住住故。是故色名不相。文殊利。受是性。世尊。何是事名性。文殊利。一切受相性常寂故。受非外。非方非南西北方四上下。何以故。若受在一切生常受。若苦受在一切生常受苦。若不苦不受在一切生受不苦不。

文殊利。今一切受不在不在外。不在中。不在方南西北方四上下。是故一切受如草木瓦石。竟不生不相。是故受名寂相。文殊利。想是性。世尊。何是事名性。文殊利。是想皆想分起妄中生。如空拳如野。本性自。是故想名性。文殊利。行是性。世尊。何是事名性。文殊利。一切行入平等。譬如芭蕉竟本性自。一切法亦如是。名字性故。是故行名性。文殊利。是性。世尊。何是事名性。文殊利。是如幻起生。空相性。如五指空空相。是故名性。文殊利。色是性。世尊。何色性。文殊利。譬如中像可目而有。一切色亦如是。但诳眼诳心妄不。是故色名性。文殊利。是性。世尊。何性。文殊利。一切法相。竟空如山中。是故性。文殊利。香是性。世尊。何香是性。文殊利。一切法香相性知故空如空。鼻香者皆不可得。是故香性。文殊利。味是性。世尊。何味性。

文殊利。味性即是不可思性。不可知於知故。自性常故。是故味名性。文殊利。是性。世尊。何性。文殊利。如空其性自合。一切法亦如是。善身故。於相者不可得故。是故是性。文殊利。法是性。世尊。何法性。文殊利。一切法相心。心性名字。定故皆是法性相。是故法是性。文殊利。地是性。世尊。何地性。文殊利。一切法相相。妄和合人以。是故地性。文殊利。水是性。世尊。何水性。文殊利。一切法合如野水。是故水性。文殊利。火是性。世尊。何火是性。文殊利。一切法。妄相本性寂。倒故。分其定生。是故火名性。文殊利。是性。世尊。何性。文殊利。一切法障相性。不故相故。是故名性。文殊利。佛是性。世尊。何佛性。文殊利。一切法知。知相故。是故佛名性。文殊利。法是性。世尊。何法性。文殊利。法不可不可。故相名性出言道。是故法名性。

文殊利。僧是不相。世尊。何僧不相。文殊利。安住如法性定平等中。安住智慧愚解平等一切法中。心所住。住不可得故。是故僧名不性。文殊利。一切法行名不。世尊。何是事名不相。文殊利。一切空行不可思行行。根本。不可得故。是故一切法行名不相。文殊利。一切法名不相。世尊。何是事名不相。文殊利。一切法依止住。故。是故一切法名不相。文殊利。一切法不取不相名不相。世尊。何是事名不相。文殊利。一切法皆於如同於法性。是法不可取不可求故。本已常寂相同於空。是故不取不名不相。文殊利。一切法咎名不相。世尊。何是事名不相。文殊利。一切法垢所有。清曜如空翳。罪定相不可得故。是故一切法咎名不相。文殊利。一切法名不相。世尊。何是事名不相。文殊利。一切法空根本故。是故名不相。文殊利。一切法名不相。世尊。何是事名不相。文殊利。一切法性。不。不修不思。不念不住。不不行。不不。不不言。不求不。不取不。不不除。何以故。文殊利。一切相竟故。本已所取常是相。法非智慧所及。非愚所及。是故名不相。

法行卷下 文殊利法王子白佛言。世尊。我亦不相。佛言。汝者便可之。文殊利言。世尊。一切生皆得菩提。是名不相。文殊利。何是事名不相。世尊。一切法向得。一切生皆入菩提性中。是故一切生皆得菩提。又是菩提非是得相。何以故。生性即是菩提故。是故一切生皆得菩提名不相。世尊。一切生皆成就一切智慧。名不相。文殊利。何是事名不相。世尊。一切生性。性故入如平等中。本已是一切智慧性。性同故名不相。世尊。一切生皆是道。是不相。文殊利。何是事名不相。世尊。道者有何。文殊利。一切法寂相。生相所有相不可取相。是名道。世尊。一切生不入此道耶。佛言。如是如是。是故世尊。一切生皆是道名不相。世尊。一切生皆得生法忍。名不相。

文殊利。何是事名不相。世尊。一切生生性性。入平等忍故。是故一切生皆得生法忍名不相。世尊。一切生皆得才名不相。何是事名不相。世尊。一切生所有於十方界索不可得。所以者何。皆入才平等法中故。世尊。所自性皆。定故。所有故。是故一切生皆得才名不相。世尊。一切生皆得陀尼。名不相。文殊利。何是事名不相。世尊。一切生以生相能持色香味法。以诳不想分取相故。是故一切生皆得陀尼名不相。世尊。一切生皆得慈心。名不相。文殊利。何是事名不相。世尊。一切生生性。本已嗔慈。得嗔慈平等分故。是故一切生皆得慈心名不相。世尊。一切生皆成就大悲。名不相。文殊利。何是事名不相。世尊。一切生起作相。皆入如平等法中。不出大悲之性。以悲分故。是故一切生皆成就大悲名不相。

世尊。一切生皆得三昧。名不相。文殊利。何是事名不相。世尊。一切生性常定故。若生生知。於中生知不名知。所以者何。知念念常竟空故。是故一切生皆成就三昧名不相。世尊。一切佛皆成就欲。名不相。文殊利。何是事名不相。世尊。一切佛皆入欲平等法中故。诤通欲性故。世尊。欲即是菩提何以故。知欲性名菩提。是故一切佛皆成就欲名不相。世尊。一切佛皆成就嗔恚。名不相。文殊利。何是事名不相。世尊。一切佛皆有法罪者。安住嗔恚平等性中。通嗔恚性故。是名一切佛皆成就嗔恚名不相。世尊。一切佛皆成就愚。名不相。文殊利。何是事名不相。世尊。一切佛能度一切著名字生。安住愚平等性中。通愚性故。是名一切佛成就愚名不相。世尊。一切佛皆成就身。名不相。文殊利。何是事名不相。世尊。一切佛安住身性中。於一切法中不退不畏不竟安住。以不住法故。通知身生起性故。是故一切佛皆成就身名不相。世尊。一切佛皆是邪。名不相。文殊利。何是事名不相。世尊。一切佛一切有法。是邪诳不者。通邪性平等故。是故一切佛皆是邪名不相。世尊。一切佛住四倒五五欲三毒。得阿耨多三藐三菩提。名不相。文殊利。何是事名不相。世尊。住性即是非住。文殊利。非住有何。世尊。非住者。退相。即是一切凡夫人。一切佛安住是欲嗔恚愚四倒五五欲平等中。是佛安住欲性故。得阿耨多三藐三菩提。安住嗔恚愚四倒五五欲性故。得阿耨多三藐三菩提。是故一切佛住四倒五五欲三毒中。得阿耨多三藐三菩提名不相。

佛告文殊利法王子。若有人汝。一切不善法成就一切善法。名如。汝何答。文殊利言。世尊。若有人我一切不善法成就一切善法名如者。我如是答。善男子。汝先近善知修集善道。於法所合所散。勿取勿。莫莫求。勿勿下。莫求莫勿。勿分法是上是中是下。然後知。不可思行行行佛所行。

佛告文殊利。汝如是答者答何。文殊利言。世尊。我如是答者名所答。世尊。如佛坐於道。法有所生不。佛言不也。世尊。若法生。是法可得一切不善法成就一切善法不。佛言不也。世尊。若法不生不。不一切不善法。不成一切善法。是何所何所何所何所修何所得。是空中天子。以天青赤白散佛及文殊利上。皆下佛及文殊利足。而作是言。世尊。文殊利名利。文殊利名不二利。名余利。名所有利。名如利法性利利第一利上利。上利。文殊利天子言。止止天子汝等勿取相分。我不法是上是中是下。不如汝。文殊利言。我者我是欲利嗔恚利愚利。是故我名文殊利。天子。我不出欲嗔恚愚。凡夫人分法求出至到。菩於法出至到。天子言。菩不到十地不至佛法耶。文殊利言。於天子意何。幻人能到十地至佛法不。天子言。幻化人尚住。何此住地至於余地。文殊利言。天子。一切法如幻去出至到。天子言。汝不得。阿耨多三藐三菩提耶。文殊利言。天子。於意何。凡夫欲覆心能坐道得一切智不。天子言不也。天子言。文殊利。汝今欲覆心是凡夫耶。文殊利言。如是如是。我是凡夫欲起。嗔恚起。愚起。我是外道是邪行人。天子言。以何故。自言我是凡夫。欲起嗔恚起愚起。文殊利言。是欲嗔恚愚性。十方求之不可得。我以不住法住是性中故。我是凡夫三毒所覆。文殊利。汝何名外道。文殊利言。我不到外道。道性不可得故。我於一切道外。天子言。汝何是邪行人。文殊利言。我已知一切法皆是邪妄不。是故我是邪行人。是法天子得是。皆得生法忍。各作是言。是生皆得大利。得真正金句。何已信解受持人解如修行。得才一切法中得真慧照明。巧法一相一。能示生一切法皆是佛法。

慧菩白佛言。世尊。入音慧法。令菩如是法不不怖亦知一切音究竟之性不疑不悔。於音所障。佛言止止。用是事。是入音慧法。不於新意菩前。所以者何。新意者不能解不能知不能思。若菩摩诃入是音慧法者。假使有人於河沙劫口詈。是人不生恚恨。若人於河沙劫。以一切具供不生心譬如漏阿。一切不生心一切嗔不生嗔心。善男子。是音慧法菩。於利衰苦等八法已心不。譬如山王。

慧菩白佛言。必入音慧法。菩得是法自知咎亦教余人。佛告慧菩。善男子。汝今谛善思念之。汝。唯然世尊。佛告慧菩。若菩欲音生罪想。欲音生利益想即是不佛法。若嗔恚音生罪想。嗔恚音生利益想。若愚音生罪想。於愚音生利益想。是不佛法。若於少欲音生喜想。於多欲音生想。即是不行音法。於知足音生喜想。於不知足音生想。是不行音法。若於行音生喜想。於粗行音生想。是不行音法。若於音喜。於愦音。是不佛法。若於忍辱音生利想。於嗔恚音生想。是不佛法。若於精音生利想。於懈怠音生想。是不佛法。於禅定音生利想。於散音生想。是不佛法。於智慧音生利想。於愚音生想。是不佛法。若於近道音喜。於道音。是不音法。於生死咎於涅利益。是不入音法。於彼岸喜。於此岸。是不音法。於聚落音生想。於空音生喜想。是不音法。若於行音生喜想。於行音生想。是不音法。於比丘所行音生喜想。於白衣所行音生想。是不音法。於有威喜。於威。是不佛法。於清行喜。於不清行。是不佛法。於一行喜。於行。是不佛法。於欲行喜。於淫欲行。是不佛法。於嗔想喜。於嗔想。是不佛法。於想喜。於想。是不佛法。於空喜於有。是不佛法。於相喜。於有相。是不佛法。於作喜。於有作。是不佛法。於菩行喜。於辟支佛行。是不佛法。若菩咎。阿耨多三藐三菩提。亦受障罪。若菩威罪。阿耨多三藐三菩提。若菩。於他菩生下想。於己生想自。亦受障罪。若菩欲教余菩生佛想然後教之。菩若欲不阿耨多三藐三菩提。不生心恚余菩。善男子。有失功德。如恚余菩者。是故菩多欲守功德善根。亦於一切法中得障慧。夜各三一切求佛道菩。

文殊利法王子白佛言。世尊如我知佛所。欲音佛音等有。嗔恚音佛音等。愚音佛音等。外道音佛音等。少欲音多欲音等。知足音不知足音等。音粗音等。音音等。此岸音彼岸音等。音近音等。生死音涅音等。聚落音空音等。布施音悭音等。持戒音戒音等。忍辱音嗔恚音等。精音懈怠音等。禅定音意音等。智慧音愚音等。

慧菩。文殊利法王子。以何因故皆等。文殊利言。天子。於意何。欲音何者是。天子言。欲空如。文殊利言。汝知佛音亦何。天子言。不出於空亦如法。文殊利言。以是因故我二皆是平等。

佛告文殊利。汝先世住初意地。未入如是法相。起何障罪。汝今之。世假名菩汝所障之罪。自守。文殊利白佛言。唯然世尊。我自障之罪。惟之者有怖。然其能障之罪。亦於一切法中得慧。世尊。去量不可思阿僧劫。有佛子吼鼓音王如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解上士御丈夫天人佛世尊。其佛命十那由他。以三乘法而度生。名千光明。其木皆七成。其皆出如是法音。所空音相音作音。生音所有音取相音。以是法之音令生得道。其子吼鼓音王佛初法。九十九弟子皆得阿。漏已重。逮得己利有。以正智得解。菩亦九十九。皆得生法忍。能善入法。近供若干百千佛。亦若干百千佛之所。能度若干百千量生。能生量陀尼。能起量百千三昧。及余新菩意者不可。其佛土量不可。彼佛住世教化已入余涅。度之後法住六。法音皆不出。

有菩比丘名曰喜根。法直端正。不威不世法。生普皆利根深。其喜根法於人前。不少欲知足行。但教人法相。所一切法性即欲之性。欲性即是法性。嗔恚性即是法性。愚性即是法性。其喜根法以是方便教化生。生所行皆是一相各不相是非。所行之道心嗔。以嗔因故疾得法忍。於佛法中定不。世尊。

有比丘法行菩道。名曰意。其意比丘持禁戒。得四禅四色定行十二陀。世尊。是意比丘有弟子。其心他。世尊。後於一意菩入聚落乞食。到喜根弟子家。主居士子。即到其所敷座而坐。居士子。少欲知足行。利。行者。又於居士子前喜根法失。是比丘不以邪道教化生。是行者。淫欲障嗔恚障愚障。一切法皆障。是居士子利根得生法忍。即意比丘大德。汝知欲是何法。意言。居士。我知欲是。居士子言。大德。是在在外耶。意言。不在不在外。大德。若欲不在不在外。不在西南北四上下十方者即是生若生者何言若垢若。

意比丘嗔恚不喜。座起去作如是言。是喜根比丘以妄法多惑人。是人以不入音法故。佛音喜。外道音嗔。於梵行音喜。於非梵行音嗔。以不入音法故。於音喜。於垢音嗔。以不入音法故。於道音喜。於凡夫音。以不入音法故。於音喜。於苦音。以不入音法故。於出家音喜。於在家音。以不入音法故。於出世音喜。於世音。以不入音法故。於布施生利想。於悭生想。以不佛法故。於持戒生利想。於戒生想。以不佛法故。是意比丘。出其已到所止。僧中喜根菩。人言。是比丘多以妄邪教化生。所淫欲非障嗔恚非障愚非障。一切法非障。喜根菩作是念。是比丘今者必起於障罪。我今如是深法。乃至令作修助菩提道法因。喜根菩於僧前。是偈。

欲是涅 恚亦如是

如此三事中 有量佛道

若有人分 欲嗔恚

是人去佛 譬如天地

菩提欲 是一而非二

皆入一法 平等有

凡夫怖畏 去佛道甚

欲不生 不能令心

若人有我心 及有得者

是人欲 入於地

欲之性 即是佛法性

佛法之性 亦是欲性

是二法一相 所是相

若能如是知 世

若有人分 是持戒戒

以持戒狂故 蔑於他人

是人菩提 亦有佛法

但自安住立 有所得中

若住空 自而人

尚不得生天 何於菩提

皆由著空 住於邪故

邪菩提 皆等有

但以名字 言故

若人通此 近菩提

分垢 即是著

菩提佛法 住有得中

若著佛法 是佛法

法故 受苦

若人分 欲嗔恚

入三毒性故 菩提

是人近佛道 疾得生忍

若有法 法

是人不得 於有法

若知二性同 必人中尊

佛不菩提 亦不佛法

不著法故 降魔成佛道

若欲度生 勿分其性

一切生 皆同於涅

若能如是 是得成佛

其心不寂 而相

是於天人中 是大

是人菩提 亦有佛法

若作如是 我得作佛

如是之凡夫 明力所

佛法湛清 其喻如空

此中可取 亦有可

佛不得佛道 亦不度生

凡夫分 作佛度生

是人於佛法 甚大

若生苦 是受苦者

生生 而有生

住生相中 有菩提

若人生 是竟解

有淫恚 知是世

若人生 不非生

不得佛法 佛同生性

若能如是知 世

若人欲成佛 莫欲性

欲性即是 佛之功德

若人欲心 菩提道

莫自有分 心於菩提

心即菩提 知是世

若外道 佛世中尊

是二非 知是世

若人求菩提 是人菩提

若菩提相 是菩提

菩提非菩提 佛以及非佛

若知是一相 是世

若人作是念 我度生

即著生相 是人菩提

亦有佛法 住於有中

欲外 亦不在方

分是空法 凡夫所

如幻如焰 如石女

如是 定不可得

不知是空故 凡夫狂惑

若求性 即是道

若有人分 是道是非道

是人不得 分菩提

凡夫畏佛法 去佛法甚

若不疑空法 是人得菩提

一切有法 即是法

是不可得 故

若以菩提心 自高所畏

自念作佛 是人菩提

亦有佛法 菩提印

若有但 想作分

不深思趣 但名利

自念作佛 必成有疑

唯於名利 住

分少欲行 心

若欲 不得於

若法 是人能

不得法 夜持戒

得禅 不入佛法味

知法有性 不一切法

不言戒非戒 得有中

以持戒性 知於持戒法

如是知戒相 不於戒

佛之法王 法藏叵思

量方便力 引生

以一相法 令入寂道

凡夫佛 我有法

一相自性空 不信深坑

白衣受欲 是法不畏

於陀者 住在有中

在十方佛 利益世

知法如空 皆以得菩提

若有智者 於分法

是法者 生疑怖畏

是人量劫 受苦分

是偈法。三天子得生法忍。八千人漏解。即地裂意比丘大地。以是障罪因故。百千那由他劫。於大地受苦毒。地出。七十四世常被。若干百千劫乃至不佛之名字。自是已後得值佛。出家道而志。於六十三世常反道入俗。亦以障余罪故。於若干百千世根。世尊。喜根法於今方。十佛土有名。於中得阿耨多三藐三菩提。曰光明威德王如供正遍知。於今在。其意比丘今我身是。世尊。我未入如是法相。受如是苦分苦倒苦。是故若菩提心者。若小乘心者。不欲起如是障罪。不欲受如是苦者。不拒逆佛法。有所可生嗔。佛告文殊利。汝是偈得何等利。世尊。我是障罪已是偈因故。在所生利根智慧得深法忍得定忍巧深法。文殊利。力故能如是量阿僧劫罪因。世尊。菩有所念有所有所思惟。皆是佛之神力。所以者何。一切法皆佛出。

佛告文殊利。若得佛十力。若有是者等有。若得生法忍是者亦等。文殊利言。如我知佛所。此者得量不可思功德之利。文殊利。如是如是。是得量不可思功德之利。但佛不。何以故。不修道不精者。如是人是利不能信受。文殊利法王子。及勒菩白佛言。世尊。念是於未世後五百。令此普宣流布皆得受持。魔若魔天不得其便。佛欲念是法故左右。即十方河沙量土六震。如是念是。及十方河沙佛亦念是。是十方土中河沙等量生得生法忍。何得者。何住地者。阿即坐起。偏袒右肩白佛言。世尊。以何名此。何奉持。佛告阿。是名法行。是已。文殊利法王子。勒菩摩诃。子游步菩摩诃。慧天子等。一切菩及阿天人阿修等。佛所皆大喜。

本文由十博官网发布于新闻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柔身菩金色相身菩,想於西方

关键词:

十博官网普菩品第二十八,最好不要

作一菩,本身菩就是有很大慈悲心的,但是佛又要求菩不能狗些西。 是普品。河沙等量菩。得百千旋陀尼。三千大千...

详细>>

这位孩子表示,然而著有诗仙李白和诗圣杜甫为

说到唐宋八大家很多网友都知道这八个人的名气还是真的是大啊,但是有的时候大家也许会发现,这八个人好像不是...

详细>>

他们先册立北宋原宰相张邦昌为大楚皇帝,统治

在每个朝代都有好人都有坏人,小编今天要说的是宋朝时期的汉奸刘豫,话说当时的刘豫非常厉害,把皇帝忽悠的也...

详细>>

一个是楚汉霸王,临死前还独自一人杀死了三百

项羽吕布谁厉害? 问题: 项羽和吕布对比,谁的武艺更高? 武力:别比了——·天上地下—— 回答: 历史上项羽十...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