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山东沂南县葛沟镇西安

日期:2019-11-28编辑作者:行业资讯

历史上的今天:1938年3月23日,台儿庄会战开始。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图片 1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1938年4月,中国台儿庄徐州前线,中国军队正在抢渡镇郊的大运河。台儿庄战役告捷是抗日战争中一次重大胜利,歼灭大批日军,人心大振。

图片 2

山东沂南县葛沟镇西安乐村外的荒野中,一条水沟蜿蜒而过。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早年下大雨的时候,经常就有白骨从地里被冲出来。老人们都交代不让孩子下沟摸鱼,以防被骨头扎伤了脚。”西安乐村老支书刘敬礼等人一直筹划着给爱国将士们立碑。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1938年春天,台儿庄大战外围的一场阻击战在这里打响,486名中国将士阵亡。“目的是阻击日本王牌师团板垣师团对进攻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策应,史称葛沟阻击战。”沂南县委原党史研究室副主任郑国华介绍说。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阵亡将士遗骸不断被发现。几年前,在台儿庄古城重建施工现场,工人们发现两具头戴钢盔的国军战士遗体,他们倒在冲锋的路上,被炮火掀起的泥土掩埋。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究竟是滇军、川军,还是西北军、东北军,抑或“中央军”?那片废墟下,又有怎样的历史真相隐藏?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展开剩余90%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周将军言之有理!”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台儿庄是废墟中重建的小城。百年以上的古代建筑多数在77年前清明时节的战火中被摧毁。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那一战,也让一座运河古城台儿庄“依战成名”。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近段时间,新修缮的“中正门”“中和门”等均已闭门谢客,路灯上悬挂着宣传标语,以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的到来。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的恨愤,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1937年12月,南京、济南相继沦陷。为沟通南北战场,打通津浦铁路,进而击破陇海铁路防线,实现与华中战区日军在武汉会师,日军把夺取徐州作为首要攻击目标。

李宗仁闻之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台儿庄正是拱卫徐州的屏障。日军的这一战略动向,为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共驻武汉代表团副团长周恩来觉察。

图片 3

津浦线归国民党第五战区守卫,时年47岁的李宗仁任司令长官。战事趋紧,国民党军副参谋总长白崇禧,也被紧急调往徐州,协助李宗仁指挥作战。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的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同为“桂系”,李宗仁与白崇禧亲如兄弟以至坊间流传一则政治谜语,“是文人又是武人,是今人又是古人,是一人又是两人,是两人乃是一人。”谜底为“李白”。

图片 4

奔赴徐州前,白崇禧邀请周恩来到其寓所相谈。一个暴风雨之夜,身负国共合作使命的周恩来驱车赶到白崇禧处。两人促膝长谈,共话战局。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那时,抗战的前途似乎很暗淡。自1937年12月13日,南京失陷后的半年时光里,国民党在平津、忻口、松沪等四大战役中,损兵百万,失地千里,几乎没打过一个大胜仗。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日军现在是调集精锐部队分进合击,这就需要我们避其锋芒,机动灵活地消灭它。我建议,在津浦线南段拖住敌人,使它不敢贸然北上支援南下日军。而在徐州以北,又必须采取阵地战与运动战相结合的方针,守点打援。这样,便可达到各个击破、出奇制胜的目的。”周恩来向白崇禧建议。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周将军言之有理!”此后,在协助李宗仁指挥作战过程中,白崇禧基本遵循周恩来的建议。

图片 5

大战前,周恩来还委派儒将张爱萍前往第五战区。晚年,张爱萍将军在回忆录中透露,他星夜兼程赶到五战区司令部徐州,向“李白”传达周恩来的作战建议。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战争幕后是政治的角逐。“李白”明白,打赢台儿庄战役,既可以给日军沉重一击,又能改善桂军在国民党军队中的处境。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1938年3月16日,日军第二集团军大举进攻山东滕县,台儿庄战役就此拉开序幕。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

“杂牌军”的胜利

在抗日战场上,有这么一支地方军。他们没有精良的武器,没有统一的编制,甚至人手一枪都不能满足。他们的家乡作为在整个抗战期间中国仅有的4个没有被日军踏足过的省份,承载着各种超负荷的负担。但是这里的人民却毫无怨言,一边节衣缩食、勒紧裤带,甚至连乞丐都将自己乞讨来的钱捐出支援政府抗战,一边含泪把近300万子弟送往前线。

1938年3月24日晌午,日军精锐矶谷师团逼近台儿庄,向中国守军猛烈开炮。国民党守军孙连仲部既无平射炮,又无坦克,全凭血肉之躯与坦克搏斗。

图片 6

连攻三天,矶谷师团才得以冲进台儿庄城,与守军巷战。

这支地方军有一个统一的名称——川军!壮士出川不回还,他们中的很多人从此埋骨他乡。尽管如此,他们依旧遭受不公的待遇。

孙连仲部伤亡过半,大街小巷尸体堆成山包。当即,李宗仁命令汤恩伯军团迅速南下,增援台儿庄。

由于装备落后,且是地方杂牌军,他们被很多所谓的正规军排挤,无人想要,给出的理由是“抗日不足,扰民有余”。

迟迟不见汤军团南下迹象。同年4月2日下午,李宗仁电话中严斥汤恩伯,“现在是打仗,你如再不听令,致误戎机,当照韩复榘前例严办!”汤恩伯在台儿庄大战中的表现,国防大学编研部原研究员栗钢说,多数史学家对汤恩伯的评价是“尽职”。

而正是这样的一支部队,用手里的汉阳造,甚至土枪,在徐州外围的滕县,打响了台儿庄战役的第一枪。

兵归将有的年代里,军队被视为命根子,有了军队也就有了一切,没有军队则光杆一条。因而,各家势力都习惯于避战自保。

当日军板垣师团在临沂败绩累累之时,日军西路第10师团长矶谷仍然武士道精神十足,不顾一切,日益向南推进。李宗仁调来川军邓锡侯第22集团军,孙震的第41军赶往滕县,拒敌南下。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除第20军汤恩伯部外,其余都是“杂牌军”,来自天南海北:张自忠第59军、庞炳勋军团原属西北军,李品仙第11军和廖磊第21军是桂系军队,孙桐萱第3集团军遗自韩复榘部,他们的装备、待遇、训练、升迁以及战斗力,均无法与嫡系相提并论。

孙震部刚在滕县部署就绪,矶谷师团就发动攻击。日军以数十架飞机、30余门大炮狂轰滥炸,滕县守军师长王铭章督战死守。在兵尽粮绝之时,王铭章见援军无望,给孙震发电,表示:“决心死拼,以报国家。”

台儿庄大战的外围,邓锡侯、孙震所领第22集团军属川军,军纪废弛,一度被斥“抗战不足,扰民有余”。

图片 7

如此“杂牌军”,何以取胜?

日本人要王铭章投降,他坚决不肯。他砸毁电台,亲自上西北城墙,指挥警卫连一个排进攻西门城楼,该排全部阵亡,而王铭章也腹部中弹,而后他用手枪饮弹殉国。当时滕县县长周同知道后,从城墙跳下,陪同殉国。王师长殉国后,川军第122师的将士大多数在与日军的死拼中牺牲,直至城陷终未后撤一步。城内300余重伤员在滕县失守以后,以手榴弹互炸殉国。

平素,李宗仁待人宽厚,体恤部属,以其远见、豁达赢得国民党内部各派拥戴。1938年1月,板垣师团自沂南南下,欲同矶谷师团会师台儿庄。李宗仁调令驻守海州的庞炳勋部驰往沂南固守。

图片 8

年逾花甲的庞炳勋“诉苦”:该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此战,王铭章部在外无援兵,内无补给的情况下以寡击众,付出重大伤亡代价,歼灭敌2000余人,阻敌三日有余。

“天日在上。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庞炳勋奔赴临沂阻击战,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这时,李宗仁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晚年李宗仁在回忆录中写到:“若无滕县之苦守,焉有台儿庄之大捷?台儿庄之战果,实滕县先烈所成就也。”

张自忠与庞炳勋都曾同属西北军,却存有夙怨。1929年,庞炳勋背叛冯玉祥,投靠蒋介石,还突袭忠于冯玉祥的张自忠部,张本人也险遭不测,二人自此结怨。

一个国家的落后,体会最深的莫过于它的军队。当闻说李宗仁在台儿庄打败了日军最精锐的两个师团,蒋介石是不愿意相信的,因为他不明白,第五战区这些杂牌军怎么可能有这样的战斗力。

1938年的台儿庄,李宗仁再无援军可调,只能婉劝张自忠“顾全大局”。“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捐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至全军覆灭。”李宗仁向史学家唐德刚口述的《李宗仁回忆录》评价说。

图片 9

国难当头,张自忠随即率部急行军。次日,抵临沂城外,倾全力向日军侧后发起猛攻,庞炳勋部也自城内杀出,合击板垣师团,两部穷追猛打九十余里,直至敌军退回莒县城内。

1938年,部队在院内集结,村民在一旁观看

“杂牌军”竟击败了日本陆军精锐部队。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除第20军汤恩伯部外,其余都是“杂牌军”,来自天南海北:张自忠第59军、庞炳勋军团原属西北军,李品仙第11军和廖磊第21军是桂系军队,孙桐萱第3集团军遗自韩复榘部,他们的装备、待遇、训练、升迁以及战斗力,均无法与嫡系相提并论。刚结束不到半年的淞沪战场上,他的嫡系部队,包括有着嫡系中的嫡系之称的87、88师以及最精锐的中央教导总队和各部支援淞沪战场的148个师及62个旅,共计80余万人阻击日军都以失败告终。而强悍的日军怎么会被一群乌合之众,地方杂牌军所击败?不仅他有疑问,就连日军大本营都觉得不可思议,你们的王牌部队都不行,连南京城都被我们攻占了,怎么会在台儿庄这个小地方被杂牌军击败?

图片 10

图片 11

台儿庄战役结束后,农民帮忙把中国军队伤员抬往铁路。

1938年,受伤还未痊愈的士兵奔赴战场

“人民之战”

他们不明白,战争打到最后,永远是人与人的对抗,永远是意志力的对抗。

蒋介石也没料到,李宗仁能打胜台儿庄这一仗。

军不惜死,奈何以死惧之!

武昌官邸,蒋介石听到群众游行欢庆祝捷,便问侍从人员:人们在干什么?副官告诉他,老百姓在庆祝台儿庄大捷。

图片 12

“有什么可庆祝的?”蒋介石难掩不悦之色,“叫他们走远点,不要在这里胡闹。”

1938年,台儿庄战争中的巷战

蒋介石不愿看到桂系力量在抗战中壮大。国防大学编研部原研究员栗钢分析,“一时的嫉妒情绪,难掩蒋介石对台儿庄大战的支持:汤恩伯敷衍总指挥李宗仁时,蒋介石出面申饬汤恩伯;李宗仁回忆录还透露,李要求‘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李希望蒋不要直接打电话指挥五战区的部队。”

图片 13

大战期间,蒋介石果然放弃“越级遥控指挥”的老习惯。

在台儿庄战役最激烈的时候,日军凭借火炮优势,攻入台儿庄内。守卫的31师师长池峰城立即组织敢死队,准备夺回阵地。战士们知道此去九死一生,依然踊跃报名。池峰城宣布:“每名敢死队赏大洋30块。”报名的战士当即表示:“要钱干什么?我们打仗是为了不让我们的子孙后代作日本人的奴隶,是要争取民族的生存。”敢死队趁夜色冲入敌阵,白刃战中,有的受了伤,又从血泊中爬起来,用大刀砍杀敌人;有的拉响身上的手雷和敌人同归于尽。阵地夺回来了,57名敢死队员却只剩下11人活着回来......

美国合众社战地记者爱泼斯坦认为,台儿庄大捷更是“人民之战”。周恩来等高层的游说之外,中国共产党还在情报支援、后勤供应、战场鼓动各方面,发动群众,配合大战。

图片 14

1938年的鲁西南地区,贫穷落后。各参战部队多系杂牌,饱受蒋介石歧视,不仅武器装备很差,而且医护人员极少,药品奇缺,弹药、粮食、蔬菜供应不上。

1938年,中国军队采取巷战与日军周旋。此图展示了中国军队的英勇顽强,后来被收录到了中学历史课本

活跃在台儿庄一带的中共苏鲁豫皖特委,受命支援抗战。枣庄市台儿庄区区委宣传部副部长、文化局局长李振启考证说,中共特委动员组织鲁南老百姓,冒着炮火,把大刀、弹药、粮食、蔬菜、肉蛋、烧酒、食盐等送上前线,再将大批伤病员运往后方救治。

战斗最惨烈时,东北军连长林明率军支援巷战,在他们之前进城的东北军一个营的战士全部牺牲了,而他所在的连145人,到战役结束时,包括林明在内,只剩下18人。

如今,台儿庄、沂南的不少村口都立有纪念碑,“模范村”“英烈村”,村村都流传着抗战的故事。

在临沂之战中,张自忠部有一个名叫冉得名的营长牺牲了。后来冉得名的妻子来部队找丈夫,她见到了张将军,张将军对她说:冉营长牺牲了,他是为国家。今后我张某人也会为国牺牲的,我们是军人,只是国难到了这个时候了。

六里石村,百多户人家,只不过是京杭大运河畔的小村落,这里却是大战时的后勤基地之一,一桶桶开水,一罐罐小米稀饭送往前线。

美国合众社战地记者爱泼斯坦认为,台儿庄大捷更是“人民之战”。

“三十一师有一个10岁的男孩,是一名‘福神’。”时年23岁的美国合众社战地记者爱泼斯坦赴台儿庄前线,他在1939年出版的《人民之战》中记载:炮击台儿庄城之前,“福神”被日军胁迫到中国守军阵地侦察。

1938年的鲁西南地区,贫穷落后。各参战部队多系杂牌,饱受蒋介石歧视,不仅武器装备很差,而且医护人员极少,药品奇缺,弹药、粮食、蔬菜供应不上。

随后的炮击中,中国守军都很困惑,日军向空旷的原野上倾洒了那么多炮弹,为什么?原来,这名10岁的孩童向日军汇报时,故意颠倒了中国守军的方位。

图片 15

自恃嫡系的“中央军”,也赞叹“人民之战”。“民众的力量完全和军队配合起来了,在战场上抢救伤兵的是民众,当侦探的是民众。帮助军队输送枪弹、粮食的也是民众……充分地担负起救亡的责任来了。”李宗仁亦有同感:台儿庄大捷是国共合作的结果。

活跃在台儿庄一带的中共苏鲁豫皖特委,受命支援抗战。中共特委动员组织鲁南老百姓,冒着炮火,把大刀、弹药、粮食、蔬菜、肉蛋、烧酒、食盐等送上前线,再将大批伤病员运往后方救治。同时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四军积极配合淮河沿岸李宗仁的部队,阻击日军北犯。张云逸所率新四军一部遵照中央军委指示,进入蚌埠、徐州、合肥三点之间作战。周恩来曾指示新四军配合李品仙集团军,牵制由南京渡江北上的日军。

1965年,李宗仁海外归来,周恩来总理在欢迎晚宴上说,“今天李先生从海外回来,我看他有两件事今后可以拍电影。一个是1938年李先生指挥国民党杂牌军在徐州会战中的台儿庄大捷,一个就是今天李先生归根。”

图片 16

图片 17

自恃嫡系的“中央军”,也赞叹“人民之战”。“民众的力量完全和军队配合起来了,在战场上抢救伤兵的是民众,当侦探的是民众。帮助军队输送枪弹、粮食的也是民众……充分地担负起救亡的责任来了。”

台儿庄战役

李宗仁亦有同感:台儿庄大捷是国共合作的结果。

“这个影片没有往我父亲脸上抹黑”

时过境迁,当我们今天再回首这场战役的时候,那些曾经为民族浴血奋战的人,绝大多数都已不在人世。在那段风雨如晦的日子里,正是他们的不屈,才让我们这个民族挺直脊梁。今日,我们回首这场由杂牌军创造的神话,在感慨的同时,我们应该尊重每一个为民族抗战胜利而献出生命的人。人的生命只有一次,无分贵贱、高低,他们为国牺牲,虽被视为杂牌军,而实当尊称他们为英雄,他们为国家捐躯,亦终为后人永远怀念!

1985年春天,广西电影制片厂欲将台儿庄战役搬上银幕,消息不胫而走。

《血战台儿庄》的编剧是两位“初生牛犊”——田军利和费林军。早在三年前,他们就将这“烫手的山芋”发表在《八一电影》杂志上,希望能拍成电影,三年无人敢问津。

抗议声不断:“共产党怎么能去表现国民党抗日?”“我军三大战役还没拍完,怎么能先拍国民党抗日?”

1985年11月l日,北京京西宾馆,时任文化部电影局局长石方禹主持《血战台儿庄》剧本座谈会。中宣部、文化部、军事科学院等部门的负责人、专家之外,全国政协副主席程思远以及郑洞国、覃异之等人也来了。

他们原系国民党高级将领。程思远,曾任台儿庄战役总指挥李宗仁将军的秘书。

“未来的这部影片,要拍出两个人物的形象:一个是在银幕上拍出国民党官兵当年抗战的形象;另一个是在银幕后的中国共产党人胸怀博大、高瞻远瞩、实事求是的形象。”程思远先生言简意赅。

一锤定音,《血战台儿庄》开拍。广西电影制片从八一电影制片厂“借”来杨光远出任导演,程思远还提供了手头保存的珍贵历史照片。

1986年9月15日,《血战台儿庄》完成混录双片,送审时又遭争议。反对者认为,“这是一部美化国民党、蒋介石的片子,绝不能公映。”

电影《血战台儿庄》中,蒋介石的形象昙花一现:国民党军师长王炳章牺牲后,蒋介石亲自主持追悼会。这时,日军的战机飞来扫射,蒋介石临危不乱,讲话镇定自若。

这一镜头依据历史档案拍摄,却颠覆了大陆影视题材中蒋介石的固有形象。

删或者不删,意见不一。1986年10月22日晚,中共中央书记处分管意识形态工作的习仲勋、全国政协副主席程思远、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阎明复到电影局,审查《血战台儿庄》样片。

担心影片被“毙掉”,导演杨光远随身携带着一本“红宝书”参会。

南方周末记者查阅1967年版《毛主席语录》,确有对台儿庄大战的正面评价:“每个月打得一个较大的胜仗,如像平型关、台儿庄一类的,就能大大地沮丧敌人的精神,振起我军的士气,号召世界的声援。”

影片最终通过审查,成为1987年大陆上座率最高的影片之一,随即在海外公映。

看完影片后,台湾中央社驻香港负责人谢忠侯当晚给蒋经国打电话,“我刚才看了中共在香港上映的一个抗战影片,讲的是国军抗战打胜仗的,名叫《血战台儿庄》,里面出现了先总统的形象,跟他们以前的影片形象不同,这次形象是正面的。”

辗转收到来自大陆的拷贝后,宋美龄和蒋经国观看影片后很兴奋,蒋经国认为,“这个影片没有往我父亲脸上抹黑。看来,大陆对台湾的政策有所调整,我们相应也要作些调整。”

一部电影之后,台湾同意开放国民党老兵回大陆探亲,揭开两岸公开互动往来的序幕。

2015年清明节前,春寒料峭。

山东台儿庄大战纪念馆内的屏幕上,正播放着影片《血战台儿庄》。厮杀声中,几名来自台湾的年轻人裹着厚厚的羽绒服,向纪念碑献上了花圈。

本文选自南方周末

本文由十博官网发布于行业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山东沂南县葛沟镇西安

关键词:

部署在多地开展金融改革创新试点,■ 部署在多

摘要: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在多地开展金融改革创新试点,提升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同时提出...

详细>>

大显通寺占地8公顷,摄摩腾和竺法兰来到五台山

历史 题图二:两分钟之后,夕阳照射在无量殿 佛教景观:大显通寺 读唐朝诗人常建的《破山寺后禅院》诗:“清晨...

详细>>

敦煌文献,次原刊《中国边疆民族研究》第3辑

王启涛:敦煌文献“素书”新考 从阿塞拜疆到敦煌——祆教研究札记[加拿大]陈三平著,杨富学、刘锦译2010-05-0910:...

详细>>

乾隆以香客身份在毗卢禅院下榻三日,毗卢寺寺

佛教景观:毗卢寺 “如我督两江,为你造庵”,当年湘军首领曾国荃在南岳衡山与海峰法师的这句戏约竟成就了金陵...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