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作为明清两朝帝都的北京城

日期:2019-09-25编辑作者:政策参考

京城教堂

何岸

-

伴随着西风东渐,作为明清两朝帝都的北京城,荟萃了多座教堂建筑。它们穿越历史的时空,至今依然矗立在繁华的帝都,见证了数百年的风云变幻和恩怨情仇。如今,京城教堂一如欧式珠宝,镶嵌在融古纳今的北京城,继续成为这座多元文化之城的有机组成部分。

图片 1

北京南堂是明万历年间(1573—1619年)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创建的,当时乃一间小堂、称“宣武门天主堂”,又称“圣母无染原罪堂”,建造在首善书院内,它是我国现存历史最久的天主堂。

图片 2

明末清初,北京东堂、北堂相继落成,这里才改称南堂。清顺治七年,德国传教士汤若望在旧址上重建。除了新建大堂外,据说还有天文台,藏书楼,仪器室和传教人员的住宅等,规模很大。因此南堂实际上是和汤若望的名字连在一起的。

展开剩余81%

汤若望1622年被耶稣会委派到中国,在北京学习汉语,后被派往西安等地传教。1630年,经徐光启推荐参加《崇祯历书》的编纂工作、并受命管理历局,修造天文仪器。以后,又奉旨为明朝政府设厂铸造大炮,很受崇祯皇帝的信任。清兵入关后,他又受命掌钦天监印信。1646年,将徐光启主编的《崇祯历书》进行修改进呈,清政府将之命名为《时宪历》。1650年,清政府为表彰他修历有功,赐黄金一千两,并赐地在宣武门内原天主堂一侧建造大堂。这就是当年汤若望重建南堂的由来。两年后,南堂竣工,汤若望便立石碑记述了受赐建造这座天主教堂的经过。

图片 3

其后一百多年中,该堂一直是天主教北京教区的主教座堂。经历了清朝时期的两次地震,和乾隆四十年的火灾,损毁严重。直到1860年第二次鸦片战争后,才重新开放。1900年在义和团运动中,南堂又一次被烧毁。南堂现存建筑为清朝光绪三十年修建。教堂堂顶为拱形,正面有精致砖雕,柱顶有木刻浮雕镏金花纹,彩色玻璃镶嵌门窗,堂内有描绘耶稣受难的巨幅油画和圣母像,富丽堂皇,祭台上高高地立着圣像,整个教堂建筑颇为壮观。

图片 4

西什库教堂,也称北堂,在中南海湖畔蚕池口(今旧北京图书馆斜对面),1703年开堂。1887年因中南海扩建,将其拆除,后来清政府拨银四十五万两,于西安门内西什库易地而建;1900年整修时加高一层,成为今日所见之庄严秀丽的北堂。北堂是典型的哥特式建筑。它的四个高高的尖塔,三个尖拱券入口及主跨正中圆形的玫瑰花窗,塑造出端庄而绮丽的立面,在青松翠柏环绕之中越发显得洁白挺拔。大堂平面呈十字架形状,建筑面积约2200平方米,高16.5米,钟楼塔尖高约31米。哥特式建筑代表着欧洲中世纪文化的最高成就。教堂建筑是哥特式建筑的突出代表,它的特点是以细长的柱子代替厚墙。外形高耸轻盈,内部是镶嵌画和彩色玻璃画,大窗子,辉煌而神秘。线条轻快的尖拱券,造型挺秀的小尖塔,轻盈通透的飞扶壁,修长的高柱或簇柱,造成一种向上升华、令人神往的神秘幻觉。著名的哥特式教堂有巴黎圣母院、夏特尔教堂。

图片 5

图片 6

图片 7

堂前左右两侧各有一中式四角攒尖黄色琉璃瓦顶的亭子,亭内是乾隆亲笔题写的石碑。一西一中、一高一矮,巧妙搭配,令人叫绝。主入口两侧的圣者雕像是北京各教堂中绝无仅有的。堂内的300根巨柱撑起的金色拱顶和80扇镶彩玻璃的花窗总能让人联想到巴黎圣母院。整体建筑风格中西结合。1985年修缮北堂,重修了大堂正前方的耶稣主祭台和东西两侧的圣母玛利亚和圣父若瑟的祭台。1985年12月24日举行了开堂典礼。西什库教堂成为北京最绚丽的教堂。

图片 8

图片 9

相比于天主教在北京的四大教堂:南堂、北堂、东堂和西堂,东交民巷天主堂的历史很短,规模很小,但东交民巷天主堂的建筑小巧精致,同时也是北京市区内少有的没有经过彻底毁坏和重建的天主教堂。

图片 10

图片 11

东交民巷天主堂是北京建造较晚的一所教堂,其所在地在建筑教堂以前属于法国领事馆的范围。1901年辛丑条约签订之后,定居北京并且居住在东交民巷使馆区的欧洲人显著增加,这些侨民要求就近修建教堂以进行宗教活动。经过法国主教樊国梁与法国驻华领事协商,法国领事馆将地皮转让,由法国遣使会拨款,法国籍神甫高嘉理负责,在现在的位置修建东交民巷天主堂。

图片 12

丨照片&文字作者丨何岸,曾任驻印度使馆一秘,英美文学硕士,著有《叩问生命》、《克里姆林宫》、《暮光之城 梦幻邂逅》等书,中国军网、《世界华人周刊》专栏作者,中印大同网、“印度通”等新媒体签约作者。

—FIN—

文丨何岸

摄影丨何岸

编辑丨Wey Lean

本文由十博官网发布于政策参考,转载请注明出处:作为明清两朝帝都的北京城

关键词:

实际上是替雍正盯着年羹尧,年羹尧出任四川巡

在《雍正王朝》中,雍正其实并不是那种杀人不眨眼的形象。他很少杀人,而且有时从内心里就不愿杀人,偶尔的几...

详细>>

日本关东军是如何被苏联彻底消灭的,是苏军太

二战时期,日本陆军受军国主义蛊惑,战力强,很是疯狂,连美军都感到头疼,尤其是日本关东军,更是精锐中的精...

详细>>

现代史家亦未全面掌握人类历史的书写权力

正史该从曾几何时开头写起?或许说历史可追溯至曾几何时?此难点其实暗藏了全部格——“人类的”历史。关于法...

详细>>

海外趣闻,我对那所贵格会学校的记忆不多了

加入留学圈 征稿启事 我对上学的最初记忆始于大约1942年。我父亲在旧金山不断住院出院,我的妹妹也在1943年出生。...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