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而盛唐的语音,字明明读

日期:2019-09-22编辑作者:政策参考

问题:项羽的“项”字明明读“hàng”,为什么许多专家仍在读“xiàng”呢?

南方人到北方常被北方人笑话,说他们说话像鸟语。其实,我们南方人不必在意。无论南方北方,我们中国人多以盛唐自豪,而盛唐的语音,反倒是很像现在的南方“鸟语”,现在的普通话,其实不少程度上是过去的满族汉语。

回答:

中国语音系统按时间分,若主要从共同语出发,可分为上古音、中古音和近古音。所谓共同语,就是天下人都会共同去使用的语言,通俗讲就是古代的普通话。

我才不管读什么呢?我只知道,xiangyu人人皆知,hangyu让人听了反而是一头雾水。所有的文字和发音无非都是服务于沟通交流的,如果有容易沟通的发音不如用,而去倚老卖老咬文嚼字,那便失去了文字存在的意义!退一万步来讲,即使那个字真的读作hang,而现实中却有99%的人读作xiang,我想专家学者也该与时俱进了,毕竟文字的历史悠久,从象形文字到现在每个时代都在不停的改进和变化,以适应社会文明的进步。千万不能死心眼,一味地原地踏步,如果这样的话,或许我们现在都还在是象形文字!

我国共同语历史上有叫“雅言”、“官话”、“国语”等,今天之所以叫普通话,是为避免官方语言称谓给人以凌驾于方言乃至少数名族语言之上的感觉。

回答:

上古音,指从西周初年到汉末的汉语语音。上古音历时一千二百多年,代表性音系是《诗经》的韵母系统和先秦的声母系统。

有很多姓氏的读音与普通话的读音都不一样,我所知道的就有好几个:

汉朝时语音已同周朝不同,汉朝就有人发现这一现象。上古音声调、韵母等具体情况在当前学术界有许多说法。

①是题中提到的“项”字,我们也读hang羽,而非Xⅰang羽。
图片 1

中古音,指从隋经唐至宋这个历史时期的汉语语音。中古音历时约七百年,代表性音系是隋唐时期盛行的韵书《切韵》系统。

②是“解”字,作姓氏读haⅰ,我们读haⅰ晓东而非Xⅰe晓东。
图片 2

中古音声调已明确分出四声:平、上、去、入。所谓四声,就是四个声调,若以现代普通话解释,可举例“妈[mā]、麻[má ]、马[mǎ ]、骂[mà ]”四个字。四个字读音不同,就是四个声调不同。注意,中古音四声和现代普通话四声不一样,这在后面会介绍。

③是“卜”字作为姓氏我们读Pu而不是读Bu。
图片 3

中古音唐与隋也不完全相同,语言总在发展变化。

④是“裴”字作为姓氏我们读Pⅰ,而不是读Peⅰ。
图片 4

近古音,也称近代音,指元朝至清朝的语音。近古音历时近七百年,代表性音系是元朝编写的《中原音韵》。

字典上查不到这些注音,真得请教专家!

近古音四声和中古音四声变化较大,变为:阴平、阳平、上声、去声。中古音的平声在近古音中分化为阴平、阳平,入声在近古音中消失。入声是一种短促声调。宋朝岳飞的《满江红》押韵要用入声,按近古音读没有入声,往往无法读出顿挫感。

回答:

近古音随着时间发展,同现代普通话越来越近,有人说明万历时北京方言已显露出现代北京话雏形。由于普通话是以北京话为基础的语言,所以,我们可以拿现代普通话具体解释近古音。注意,明朝皇宫里的官方语言是当时北京的南京话,这在后面会介绍。

这其实是一个很复杂很有意思的问题。

汉语是书面语,古汉语的发展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这个过程既有高度的统一性,也有分歧。尤其是分裂成尧舜两个集团并冲突后,就加重了分歧。比如明明龟是古代非常重要的神兽,但龟孙、王八骂人是最侮辱的。爸爸是父亲,但粑粑是屎。冲突的词汇充斥在汉语当中。另外还有原生语言,就是黎语,变成汉语就是俚语。越往南俚语越多,这就是方言产生的原因。因为雅言推广先在北方。汉族南移,可是楚国、吴国境内还有部分羌系是很早就为了击败殷商采取包围而进入的。当时这些地区还有苗瑶、泰族、百越,也是楚人。所以早期的羌系自然会有更多俚语。

河北话有不符合古汉语的地方,也有合理的地方。比如六,古汉语确定无疑读陆,绿也读录。因为这个语音其实是指白种人的,日耳曼人至今还戴着绿帽子,因为白种七仙女族群女性被迫全部嫁给了九黎。读陆是对的,但是读六更好,因为六取牛音并不是没有道理。湖南的三一如六,可以是六如三一,印度主导者是白种,但他们那么崇拜黄种的牛。德意志还戴牛角盔,牛市也是利好的意思。而且上涨就是绿色。实际已经六如三一了,三一就是黄种牛图腾。玉璧又是女性生殖器图腾,读六是有历史根据的。

但是巷读成涵就是一个错误,相当于古书上充斥着的错别字。因为来源完全不同。涵洞与虎洞同义词,就是指老虎的洞。也就是胡同一词,因为虎的喘息声就是杭。涵洞和胡同源头一致,有人说胡同来自蒙语,那是没文化。日耳曼语里也有胡同一词,这怎么解释呢?其实都是源自汉语,全世界各民族都有汉语词汇。因为汉语是上古多种族碰撞出的书面语,大家都有吸收。

巷其实是大象穿过丛林留下的道路,巷应该比胡同宽一些。涵道错用巷字就使得这个字发音错了。因为把少数祭司和特定人员掌握的字推广开必然会有错误,把涵洞用作巷了。台湾人把和读作汗,也一样。和是颛顼 和九黎 时代的产物,于是禾就开始衍生语音。颛顼就是猪虎图腾,所以杭州这个语音是被用滥了。可我们真的考证更久远的乃至少数民族和境外语音遗留,读和才是对的。杭是用的太滥的一个语音了。

项读音分歧,应该也是读了错别字。真正的读hang的是顸,就是指粗棍子。顸代表脖子是也可以的。但把项读作hang应该就不对了,或者可以是多音字。至少现在姓项的没听说谁认为应该读hang。大部分湖北湖南人并不是楚人,真正的楚人是苗瑶和泰族,以及羌系与苗瑶混合的畲族。遗留的那点人不会多,因为汉朝违背楚人复国愿望,还故意污名楚文化。契丹明显是楚人北逃的结果。湖北湖南更多是汉代后入的北三苗羌人。

回答:

读“hang”应该是南方一些地方,会把“j、q、x”跟“g、k、h”捉对颠倒,有些字因此也就成了多音字。例如“大街小巷”的“巷”字,在煤矿的一个专用语“巷道”里,就不是读“xiang(四声,读如“像”)”而是读“hang(四声,读如“沆”)”;还有“行走”的“行”(xing二声,读如“形”)在“银行”这个词中就变成了“hang”(二声,读如“航”),发生了“x”与“h”的串用。而“卡片”和“发卡”,则是“k”与“q”的串用。民间对一些词汇的读音,也经常会有这种“串用”的事情发生,例如旧时候晚班门卫会被叫成“更(geng一声,读如“羹”)夫”,而很多人会说成“jing(一声,读如“京”)”。还有“耕(geng一声,读如“羹”)种”,有些人会读成“京种”。“解放军”和“改放军”的串读、“鞋子”与“孩(鞋)子”的串读,还有“上街”与“上該”的串读,都是“jqx”与“gkh”捉对串用的具体表现。

回答:

怎么说呢,语言也是文化的一种,文化在中国来说又不是一成不变的,它会跟随时代的发展而变动。

至于这些字的读音,你我都不是当时的人,自然也无从得知当时的人是怎么读的,好在中华文化是一直延续的,这样不曾中断的延续有一个好处那就是约定俗成,简言之就是习俗的养成。
图片 5

民国之前没有拼音的古人是怎么学习古文的?一个词言传身教,就是老师读什么学生跟着读。也许项这个字最初真的读hang,但几千年下来大部分人都读xiang,约定俗成之下,这个字就读xiang。查询字典也可以得知,这个字没有多音字,就一个音xiang。

抛开这个问题不谈,纠结一个字的读音根本没有必要,我们最根本的目的是认识这个字,然后知道这个字背后的含义,进行无障碍的交流,比如我们都说xiang羽,你和别人交谈时说hang羽,交流会出现问题。

当然有人也许会说我们那里方言如何如何,在古代我们方言就是官话之类的,说是这样说,但不要忽略一个前提,语言一直是在变动的,代表大多数的才是世人认同的。

回答:

语言也是在不断发展的,我们既要继承也要发展。古音是古人的读音,今人如果一概不问,想怎么读怎么读,当然不好,否则文化传承就会出现断层;但是如果一切都按古人读音,这就是泥古不化。最好的做法永远在中间地带,一方面我们知道古音怎么读,另一方面我们也要根据现代人的审美和发音习惯进行变化。

和题主的看法不同,将项读作hang的肯定是专家,而大部分人是将项读作Xiang的。读Xiang比较响亮上口,也符号大多数的人的习惯,干嘛不读作Xiang呢?

在古诗中,"被专家批判的更多",至于能不能被百姓接受也要看百姓的习惯。

比如这首诗:

远上寒山石径斜(xia4)

白云生处有人家

停车(ju1)坐爱枫林晚

双叶红于二月花

括号中标的是专家的建议读音,现实中,第一处建议,群众接受了,读起来更押韵上口,而第二处群众却无法接触,读出来不上口,意思表达上莫名其妙,不便于交流。

所以,你说大英雄项Xiang羽,人人都能知道是谁,如果说成hang羽,谁知道哪朝哪代的?

回答:

中文里有很多的“通假字”或者“多音字”这是我最不理解的地方!比如“说”字,我们正常说话时音为说(shuo,第四声)话,而帮别人游说(shui,第四声),我认为都是在说话,为什么后者音为shui?即使是古人这样理解的或者流传下来,现代的语言学家是怎么知道的?难道他们“听”过古人说话的声音了吗?!所以我大胆的认为这是现代的语言学家或者文学家的“故弄玄虚”!再说多音字,我认为是地方方言所致并非语言或文学大家的“研究成果”!

回答:

普通话是满语+老北京话组合而成,有的地方读hang,西南官话和粤语中读hong,由于普通话普及70年,很多城市居民巳被普通话同化,城市方言跟农村乡言有很大差别,同调不同音,随着人口的迁徙,文化的融合,大多城市乡音也读xiang,而村落却读hong,调一样,音完全不同,现在的城市居民基本一个音,非要说方言的不同,只有调不同,比如我家乡话里常见的口语叫娭毑aijie,如果不查百度根本不知道什么意思,城市定居两代以上的居民跟普通话几乎一样,四大名著中西游记是白话文,很多用词都跟我家乡方言一样,还有楚辞中也有,很亲切。但是,方言迟早会被普通话同化,消失,若干年后我们的后代只能在声音博物馆中才能听到祖先的语言

回答:

受北方话影响肯定在的,说难听点,就叫胡化。而南方话的《基础语音》是不是北方来,现在都没法定论。如果是北方来的,就属于《北语》。那又是哪里的北语呢?入广西广东变《粤语》,到福建变闽语。到苏浙沪变《吴语》。那么容易变吗?而且《必须有几种语音》变得与原来差十万八千里。到底哪几种语音变得与原来不同了??是中原话?是吴语??是闽语??是粤语??是越语??北方大方言那么大,难道被草原人全改了????不可能吧!从周源语→雅言→中原语→北方方言,应该是一脉相承的,那么大的方言没有2~3000年的扩散传播,是不可能形成的。而且,闽语、粤语、吴语、客语之间的《原始语音》差异至少有5000~1000O年了。南方各方言最有可能仅仅是被中原话影响的南方原住民语言,保留有《所谓的古音》,并不能说明就是北方话。只能显示南方原住民语中带有北方音而已。例如,《打,的古音到底读dang还是读da》?? 至于入声,应该不能算声调,归为发音方法更准确,包括南方各民族语言和南方方言在内的单音节语言,都保留有入声形式的音节。落后封闭的地方,原住民语保留得多一些而已。

回答:

一种语言包括语音、语义、语法三部分。这三部分都会随着时间发展而变化。语音自然也是如此。汉语语音至少分为上古、中古、近古几个阶段。声母、韵母、声调都发生了变化。而你说的项这个字与声母变化更密切。在早期汉语中是没有zh,ch,sh,j,q,x,f这些声母的,在许多南方方言里也没有这些声母,其实就是古音的遗存。xiang因此肯定不是项的古音。可能hang更接近古音。但是我们今天没有必要都读古音了。因为大部分汉字的读音都不是古音。闽南话又称河洛话,保存着许多古音,但是闽南话对于外地人来说简直是在外语。因此我们也不必消化福建人普通话说不好,因为他们保存着古代的普通话 。

补充一点,确实有些地名,人名中,会念古音。但也不绝对。比如叶公好龙的叶,是古代的叶国,古音应该念she,但现在河南叶县,就是古代叶国却在地,不念she也念ye.

例如上文的“妈[mā]、麻[má ]、马[mǎ ]、骂[mà ]”,按现代普通话“妈[mā]”是阴平,也叫一声;“麻[má ]”是阳平,也叫二声;“马[mǎ ]”是上声,也叫三声;“骂[mà ]”是去声,也叫四声。

除声调有变化外,近古与中古比声母、韵母也有变化。

例如,《登幽州台歌》陈子昂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zhě]。

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xià]。

《登幽州台歌》按今天读音读,“者[zhě]”“下[xià]”不押韵,但按唐朝读音却押韵。唐宋时的“者”读类似现在“价[jià]”的音,“下[xià]”大体还是读“下[xià]”,“价[jià]”和“下[xià]”韵母相同,就押韵了。

中古音、近古音都是指社会主流语音,是社会多数人使用的共同语,还常是官方推行的标准语,而其他地区的语音属于方言,叫方音。今天,我国南方的方言更多保留有古音,甚至上古音,其中越往东南沿海地区,越多保留有中古时期的唐宋官方语音。

由于近古音去掉了入声,所以语音的丰富性变弱。现在许多歌曲广东话唱就更好听,换普通话唱就单调一些,原因之一即广东话与中古音更接近,声调更为丰富。

其实不光语音,广东话用词也复古。在广东街道上,我们可以听到有人不说“喝”,说“饮”;有人不说“吃”,说“食”。北方人到了广东,简直像是回到古代。

当然,广东话某些语法也更多保留有古人遗迹,本文讲语音,故不细说。

语音不同,用词不同,语法不同,都非常复古,为什么?就中古而言,主要是我国宋朝统治者被北方少数民族赶到南方造成的。

宋朝原本统治中心在北方,被赶到南方后,随着皇亲国戚、重臣大元以及逃难百姓的南迁,中原语音系统就到了南方。

而在北方,金人、蒙古人成为了统治者,把阿尔泰语系带入,异族语言和汉语融合,就诞生了汉语近古音。

语言文明历来是弱者屈服于或追随于强者。

金人、蒙古人是统治者,语言文明就倒向金人、蒙古人。可笑的是,汉语太有定力,汉文明太强大,所以,没全倒过去,只是融合,而且,还是汉语主体保留下来,在京城这地界,把统治者的文明融合了,甚至,还有消灭了他们的民族语言。金人后来多不会讲金人自己语言,再后来的满人最终也是如此。入侵者变成统治者后,曾有定他们的民族语言为国语,但后来不得不迫于现实的无奈而徒有其表。现在他们的文明有的找不到了,有的变成了被保护的遗产。

宋时南方相对落后,宋朝统治者南迁,宋朝统治者的语言就成了主流语言,于是,南方当地人部分放弃自己方言,说起当时的北方话。注意,南方人此前的语音,也有五胡乱华衣冠南渡时的中原上古音。

在元、清两朝,汉人不满于异族统治,尤其南方距离北京山高皇帝远,还富足,所以,即使蒙、满全面统治了中国,中国南方的语言仍保留有很多唐宋特征。

明朝为汉人统治,但北方的近古音已形成,所以北京的官方语言,明朝除因首都从南京迁到北京,随着江淮人的涌入,变成北京的南京话外,并未能将整个近古音改变。我怀疑当时的北京官宦说话系统,在北方地区是个语言孤岛,跟整个北方的人民大众可能有点距离。

语言发展有个规律,语言融合后会向更方便、更准确的方向发展,并会和地域风格一致,和经济政治一致。所以,后来北方地区满族汉语渐渐发展起来,满语渐渐衰落。现在的北京话在不少程度上就是一种满族汉语,是一种融合后的更先进的语言,非常适合京城。而被推广的普通话则是北京话的人工再造,历史证明其推广问题不大。

中国是个历史悠久的国家,有过许多次的民族大融合和人口大迁徙;中国也是个地域辽阔的国家,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今天,我们既应该尊重各个民族的人,也应该尊重各个地区的人,尊重各自的文化。语言是文化的载体,大家想一想,一个枝叶繁茂的民族,有普通话为主干,又有各种各样的方言,这是多么美妙的事情呀!

本文由十博官网发布于政策参考,转载请注明出处:而盛唐的语音,字明明读

关键词:

所以谁也没有去打扰斯大林,晚年的斯大林更是

问题: 斯大林过逝前的前几日还跟外人共进晚饭,为什么第二天晚间就完蛋了? 问:斯大林在驾鹤归西前一天夜晚还...

详细>>

清代皇家陵墓被盗严重,因为顺治是大清朝第一

回答: 其他回答方向都歪了,一说起清朝陵墓被盗,好像就只有孙殿英一个人干过,实际上几百年来,清朝陵墓(包...

详细>>

编者为什么要写成固原呢,它是福建博物院藏珍

问题: 如何可以了解固原姚河源考古的现状? 回答: 准确地说昰在彭阳发现的,编者为什么要写成固原呢?这会在...

详细>>

【十博官网】他又像谜一样的失踪了,牛金星和

回答: 问题: 为啥李鸿基的宰相牛水星去向成谜? 牛金星 牛月孛星出生于世代书香,老爹是鲁府纪善,为人质朴、...

详细>>